60余保育生聚重庆 仍未脱离危险(图)

来源: 添加时间:18/01/11

  重庆3月10日电 (唐枫 胡江珂)“我们离开了爸爸,我们离开了妈妈,我们失掉了土地,我们失掉了老家……”10日,一首《战时儿童保育院院歌》回响在重庆市中国战时儿童保育总会纪念碑前。60余位白发苍苍的保育生聚在一起,纪念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成立78周年。

  “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于1938年3月10日在湖北汉口创立,由国、共两党妇女领袖宋美龄、邓颖超领导建立,是社会各界妇女们联合起来展开的大规模营救难童的运动。1938年武汉沦陷,中国战时儿童保育总会迁往重庆。

妈妈坐在医院走廊内,时刻担心着小明霏

妈妈坐在医院走廊内,时刻担心着小明霏。 记者 张扬 摄

  这次参加纪念活动的60余位保育生大多来自重庆,也有从四川和台湾赶来的。3月初的重庆还飘着雨,杵着拐杖、满头银丝的保育生老人们在默哀三分钟后,将手中的白花轻轻地放在了纪念碑前,祭奠那段过去的岁月。

  “我四岁半就进了歌乐山川一保育院,一呆就是8年,那里就像我的家。”82岁的李家琼老人对幼时保育院的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回忆。“一进大门就是一座漂亮的花园,四周围绕着小马路,还有一座小礼堂,我们就在礼堂里面吃饭、看电影。”

  生活在中国战时儿童保育院的保育生几乎都是失去家人和家园的难童。在保育院里,他们除了有老师讲学,还有专门的阿姨为他们做饭、打扫卫生。

  李家琼所在的川一保育院是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建立的模范保育院,生活学习条件较好。“宋庆龄、宋美龄她们也经常来看望我们,给我们带来小礼物和好吃的食物,我们也会画些小卡片回赠给她们。”谈及保育院里的饮食,李家琼伸直双臂比划了一下:“宋美龄在她生日的时候,还曾送来了这么大一个蛋糕给我们。”

  生活在南川直七保育院的童晓东老人回忆,在保育院里,每天除了上语文、数学、美术、体育等课程外,还会跟其他保育生一起做游戏、参加劳动。“每天基本都能吃饱,在当时的条件下,一周还能吃上一顿肉。我们每周都很期待那一天。”

  “我们保育院里种了好多李子树,我们经常给树施肥,就等着李子成熟,大家欢天喜地去摘李子交给院里拿去卖掉,支援抗战的将士们。”童晓东说,老师教育他们,这也是在为国效力,“我们都希望李子树能多结果,我们就能多换一点钱”。

  每个孩子都是小天使,他的降生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他会给一个家庭带来无限的希望,是这个家庭的延续。家住吉林市龙潭区的龙志强和刘庆梅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站在吉大一院小儿科ICU(重症监护室)外,脸上写满了担心,因为他们的女儿小明霏(化名)就躺在里面,孩子是一个早产儿,现已有4个月大,可是体重仅有2.5公斤,已被确诊患有暴发性心肌炎,虽然已在吉大一院治疗病情有所好转,可是还没有脱离危险。

  为了给小明霏治病,龙志强夫妻俩花光了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如今各种费用已经花了20多万元,龙志强夫妻俩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伸出援手,救助年幼的小明霏。

  28周时早产

  在重症监护室住了102天

  28日上午,长春晚报记者来到了吉大一院小儿科ICU外,见到了小明霏的父母。龙志强表示,别看女儿才4个月大,可这次在吉大一院住院,已是孩子第二次住进ICU了。小明霏是一个早产儿,正常生产需要胎儿孕育40周,可是她28周时就出生了。

  刘庆梅表示,由于女儿出生时,体重只有一公斤多一点,出现了无法自主呼吸、呼吸困难的情况,被吉大二院的医务人员紧急送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这一住就是102天。说到这里,刘庆梅有些哽咽。“女儿体重太轻了,抵抗力很弱。当时我在手术台处于昏迷状态,在孩子出生后,我没有看到孩子第一面,孩子就被送到了新生儿监护室。我是在做完月子后,才看到孩子。当时保温箱里的孩子趴着,由于刚换了一台呼吸机,有些不适应,孩子有些轻微的哭声。”

  回忆起第一次看到女儿的情景,刘庆梅情不自禁地哭出了声,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孩子,对不起,妈妈让你受委屈了,不管有多大困难,妈妈一定治好你……”可能是母女有心灵感应,刘庆梅在哭,孩子也有些哭了。刘庆梅表示,第一次看到孩子,多想抱抱自己的宝贝,可是孩子当时还在患病,这个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只能作罢。之后,待到6月3日,小明霏终于出院了,和父母回到家中。

  婚后4年无子

  试管婴儿带来无限希望

  记者了解到,43岁的龙志强和妻子刘庆梅在同学的介绍下,相识于2009年。经过两年甜蜜的恋爱,两人走到谈婚论嫁,2011年,龙志强和刘庆梅结婚了。可是让夫妻俩没有想到的是,在婚后的4年里,他们一直没有孩子。龙志强和妻子开始有些着急了,他们曾多次去看医生,吃过中药,可是刘庆梅一直没有怀孕。

  刘庆梅十分理解丈夫,当时龙志强已经年过四十,可是膝下无子,他们夫妻俩是多么希望能快点儿有孩子啊。后来,有医生推荐他们通过试管婴儿受孕,这个提议给龙志强夫妻俩带来了希望。2014年5月,这对夫妻进行了第一次受孕,这次移植胚胎并没有成功。

  龙志强鼓励妻子,好好调养身体,等待进行第二次试管婴儿受孕。2015年8月,夫妻俩经过一年多的等待,怀着紧张和期待的心情到医院进行了第二次试管婴儿受孕,让龙志强夫妻俩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刘庆梅成功怀孕了。龙志强表示,当时心里十分高兴,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于是开始期待孩子的降生。

  患妊高症医生建议引产

  孩子母亲坚持要自己生

  由于怀孕期间刘庆梅换上妊高症,血压最高时达到180,且出现身体不适,今年2月13日,她住进了吉林市中心医院。入院后医生表示,刘庆梅有重度子痫前期的症状,孩子只有27周,大人和孩子都有生命危险,建议龙志强夫妻俩做引产手术,以保障刘庆梅的安全。医生的建议,龙志强夫妻俩并没有采纳,刘庆梅怀上孩子,是多么不容易,她和丈夫不想放弃,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2月15日,刘庆梅突然出现了视力下降,看不清东西,这让夫妻俩非常害怕,且高血压达到了180。于是,夫妻俩决定转院到吉大二院,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天后,17日,医生告诉龙志强,刘庆梅出现了急性胎盘早剥情况,表示现在产妇很危险,需要立即进行生产手术。于是医务人员将刘庆梅推进了手术室,由于担心产妇血压高,对孩子生产不利,进行了剖腹产手术,17日19时59分,小明霏出生了。

  小明霏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102天后才出院。龙志强夫妻俩带着孩子回吉林市生活,孩子起初10多天状况良好。刘庆梅十分珍惜这段时光,在本子上记下孩子每天的状况。在孩子出院的第17天(6月20日),孩子出现了一次腹泻情况。第19天,在喂孩子奶粉两个小时后,孩子出现了吐奶,第20天也出现吐奶情况,这可把龙志强夫妻俩吓坏了,他们马上把孩子送到吉林市儿童医院住院,医生确诊为重度肺炎。

  6月24日,吉林市儿童医院白主任联系到吉大一院,因为孩子病情较重,转院到吉大一院。14时许,孩子到医院后立即被送进了小儿科ICU。当日17时许,医院确诊孩子患有暴发性心肌炎。

  孩子病情比入院时有好转

  可仍然没有脱离危险期

  吉大一院小儿科ICU的张医生了解小明霏的病情。张医生表示,孩子患的暴发性心肌炎是后天病毒感染引起的,患上这种疾病的死亡率为50%。现在小明霏的体重仅有2.5公斤,抵抗力较弱,他们对孩子进行呼吸机机械通气,使用一些增强血管活性和抗感染的药物。目前,孩子情况比入院时有好转,可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谈到小明霏的治疗费用,张医生表示,孩子目前住在ICU,每天的治疗费用在5000元左右,孩子的保守治疗费用可能在8万元至10万元,实际治疗费用还要看具体情况而定。

  积蓄花光亲戚朋友借遍

  寻求社会爱心人士帮助

  提到接下来孩子的治疗费用,龙志强夫妻俩真是一筹莫展。龙志强在吉林市吉化实验学校当老师,年收入在3万元左右,刘庆梅现在没有工作,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他们两人的积蓄早就花光,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不少钱,现在亲戚朋友已经借遍了,各种费用已经花了20多万元。现在两人身上的现金也不多,在吉大一院附近的小旅馆暂住。

  龙志强夫妻俩现在十分发愁,已经开始拖欠吉大一院孩子的治疗费用,他们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够向孩子伸出援手,帮助孩子渡过难关。刘庆梅还表示,想找一位有早产儿护理经验的志愿者,如果孩子出院后,希望能够提供帮助。

  在这些老人中,最高龄的一位已近百岁。他叫曹玉声,进保育院时间很早,1938年4月就辗转来到重庆歌乐山的保育院。“现在回想起来,保育院养育我们不易,没有这些庇护所,我们这些保育生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他说,这让他们更加珍惜现在的和平。

  抗战期间,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共拯救、培养在抗战中流离失所、失去亲人和家园的难童三万余人,仅重庆地区的保育会就收养了多达两千多名难童。

  如果您想帮助小明霏,可以拨打长春晚报热线电话89866777或者小明霏父亲龙志强的电话13596241235。(长春晚报记者 李子涵)

百家乐网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献血状元21年献15万毫升血 被判二年

下一个:上海龙之梦商场一女子坠亡 陕西长庆油田采油厂连续发生原油泄漏事故(图)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