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患怪病体无完肤 重庆亲子鉴定暴增三倍(图)

来源: 添加时间:16/08/16

  河南信阳7岁女童马婕突发怪病,皮肤一碰就烂,一周不到的时间浑身皮肤脱光,如同100%面积烧伤,体无完肤。目前在武汉三医院救治。昨日,养父母和亲生父母一同赶来武汉,齐心救治命悬一线的孩子。

黑娃可以上户口了重庆亲子鉴定暴增三倍(图)

西南医院西南司法鉴定所可以提供亲子鉴定

  全身皮肤溃烂脱落如同烧伤

  昨日,市三医院重症监护室外,通过透明大玻璃窗,记者看到,小马婕瘦小的身体全部裹上厚厚的纱布,由于脱皮,五官的轮廓变成模糊,只有头皮一片红。小马婕的养母余广红哭肿了双眼,生母张绍丽趴在窗口长久地呜咽。

  余广红流着泪介绍,7月7日那天,小婕突然发烧。打过退烧针,当天就退了,可是第二天,女儿的嘴唇起泡,手心、脚心起泡,先担心是手足口病,可是很快全身起泡,水泡有小碗口那么大,水泡破裂流水,大面积掉皮。皮肤一碰就烂,家人不得不为孩子裹上卫生纸。

  当地县、市医院无计可施,不到一星期孩子全身千疮百孔。15日,转到市三医院。

  市三医院烧伤科副主任王德运表示,孩子入院时,全身皮肤已经100%溃烂脱落。她双手没有指甲,剥落的皮肤就像纸一样洒落在病床上。诊断为大疱型剥落性皮炎,合并脓血症。

  王德运说,这种病非常罕见,他上一次见到还是20年前,但当时患者只有20%的皮肤出现这种情况,后来成功治愈。

  总得让她亲生父母见一面

  如果不是孩子生大病,余广红不会与亲生父母一家主动联系。在4次收到医院病危通知书后,余广红和丈夫马利平商量:孩子万一不行,总得让她亲生父母见一面。

  生母张绍丽昨日告诉记者,前日上午接到孩子得罕见大病的消息,她赶紧坐下午1时半的车,由在武汉工地上打工的丈夫余效伟接应,一起来看孩子,由于不熟悉路,到下午6时才到市三医院,错过了探视时间。

  张绍丽透露了7年前的无奈之举。家中已有两个女儿,第三个孩子又生了女儿,农村里观念重,家里当时又很困难,经过熟人介绍,一家人把刚出生的孩子送给了马利平、余广红夫妇。

  张绍丽说,将女儿送出前,他们认真打听过对方是好人家。这么多年,没有一天不想女儿。张绍丽说,虽说住在一个县,但当初两家人有协议,为了孩子好,就不见面了。去年腊月十六,是孩子生日,她抵不住思念,通过中间人,希望见一面孩子,“只想亲眼看看她过得好不好”。谁知发生误会,只匆匆一面,就走了。张绍丽原想送两套衣服给孩子,又怕被误解,最后只得放弃。

  植皮用了6000平方厘米猪皮

  马利平、余广红将女儿当成掌上明珠。孩子大名叫马婕,余广红又给她起小名,随自己姓,叫余灿,希望她有灿烂的将来。马利平夫妇在县城餐馆打工,离家不远,只要孩子说要什么,他们中午就骑摩托送回来。马利平说,这些年,孩子给我们带来很多欢乐,有她在,一家人有说有笑,就有家的气氛。

  记者了解到,16日下午,市三医院烧伤科医疗团队对马婕进行了第一次植皮手术,用了约6000平方厘米的猪皮,约占成人浑身皮肤面积的1/3,帮助她恢复正常的皮肤。

  王德运介绍,如果一次性创面愈合较好,顺利的话,后续治疗费用估计能控制在10万以内;如果发生并发症,或创面很难愈合,费用估计很高。他坦承治疗有两个难点,一个孩子发病原因不明,再是病程发展太快。

  余广红说,“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来到我家,我要尽最大的努力救她。我想过,等到18岁以后,把身世告诉她,她愿意认亲生父母,我们都不反对。只希望她好好的。”

  据了解,马利平夫妇为孩子治病已花去14万元,其中10万都是向各方借来,自身积蓄也耗尽。余效伟一家全靠他一人在工地打工挣钱,昨日夫妇俩也筹集了1万元送过来。

  ICU病房外,养母余广红失声痛哭 记者胡冬冬 摄

  黑娃可以上户口了 重庆亲子鉴定暴增三倍(图)

  【摘要】 今年1月14 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的无户口人员,凭《出生医学证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结婚或者非婚生育说明,可随父随母申请办理落户。

  最近,医院亲子鉴定中心打起了拥堂,这是有原因的。今年1月14 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的无户口人员,凭《出生医学证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结婚或者非婚生育说明,可随父随母申请办理落户。未办理《出生医学证明》,也非助产机构内出生的无户口人员,需要出具亲子鉴定证明。

  非婚生育黑娃可上户口了

  因为超生,没有《出生医学证明》,涪陵区卢小玉3岁的儿子陈冬(化名)一直没有户口。春节期间,在外打工的卢小玉回家,得知可以通过亲子鉴定给孩子上户口,就带着儿子到西南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随后用亲子鉴定书让孩子顺利上户口。“像卢小玉这种情况,要求做亲子鉴定上户口的人真不少。”西南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助理吕青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今年1-2月,该中心亲子鉴定业务量较去年同期增长376%,最多的一天高达25例。来的人太多,其中各有悲喜。23岁的钟琴和25岁的袁小军在福建省打工认识并相恋,未婚育有一子,四川省农村老家的钟琴父母坚决反对两人结婚。过年时,钟琴带着5个月大的儿子回到老家,告诉父母孩子是袁小军的,两人只能结婚。父母看孩子不像袁小军,要求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令人吃惊,孩子确实不是袁小军的。大家都以为袁小军会弃钟琴而去,没想到袁小军抱着孩子,对钟琴说:“我还是要娶你,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养。”袁小军的话感动了钟琴父母,他们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无出生证明就要做亲子鉴定

  吕青告诉重庆晚报记者,2010年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约有1300万人没有户口,俗称黑娃。没有户口就意味着上不了学,坐不了火车,结不了婚,新农合、养老保险均享受不到。今年1月14日,《意见》出台。对于政策在重庆具体落地细则,重庆晚报记者昨日咨询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人口管理支队。

  警方称,以前不满足上户要求的二孩,在《意见》出台后,我市已经根据国务院颁布的文件,初拟了上户的实施办法,目前该办法还在市政府审批过程中。随后,记者从警方知情人士处获悉,如今有不少以前未能上户、如今符合新政策的二孩前来办理上户手续。这位人士表示,只要夫妻双方带上户口本、结婚证以及小孩的出生证明,就可以办理上户手续。如果是非婚生子,小孩跟着母亲上户,需要带上户口本和出生证明。如果没有出生证明,或者小孩跟着父亲上户,还需要去指定医院做亲子鉴定。随后,记者采访了市司法局。相关人员介绍,目前我市有12家亲子鉴定机构,其中知名的3所高校司法鉴定机构是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重医法医验伤所。据悉,亲子鉴定费国家指导价每次3200元,各个鉴定机构稍有差异。

  (记者刘睿彻 通讯员陈敏 汤漪 实习生明硕勋)

  拿根头发悄悄做鉴定不作数

  吕青告诉记者,有些人觉得孩子不像自己,悄悄带着检材样本做鉴定,有带着头发来的,有带着口腔拭纸来的。吕青提醒,这样的鉴定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报告中也不标注姓名。吕青介绍,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必须实名,成年人提供户口簿、身份证,孩子提供户口本或出生证明,非婚生子女可由街道出具证明。鉴定人现场填写申请表和知情同意书,现场拍照留取指纹、抽血采样,15个工作日后可得到结果,全程保密。吕青提醒,最好错峰前来,周一人最多。另外,亲子鉴定采血不需要空腹,下午更从容。为了结果准确,鉴定对象应该半年内没有输血史,并准确提供家庭中是否有同卵兄弟姐妹。

上一条:北医三院孕妇死亡事件持续发酵 掏出“醉酒开车证”

下一个:甘肃庆阳一藏獒突发狂犬病 广东去年灰霾日数为21年来最少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