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岁学霸老人拿8个大学毕业证 丈夫感觉戴绿帽怒杀妻

来源: 添加时间:17/07/27

83岁学霸老人拿8个大学毕业证:不上学很难受(图)

每周一,唐陵都要花50分钟赶到老年大学上课。

  生活报10月11日讯 “我出去赚钱,她在家竟然和网友裸聊上了,我能受得了吗?”被抓获的嫌疑人吴斌说,妻子在他面前保守贤惠,没想到在众多男网友面前聊天尺度极大,还给人发裸照要红包,妻子虽然没有出轨,但也让他感觉戴了绿帽子,十分耻辱。9月15日凌晨,吴斌再次发现妻子给网友发裸照,妻子却认为“只是发发照片没什么,又没有发生关系”,吴斌就将妻子残忍杀害,一个维持了20年的幸福家庭支离破碎。

  9月15日,正逢中秋节,这是龙江县某村村民刘某的妹妹小燕失联第十天的日子,身为姐姐的她十分担心,每当问起妹夫吴斌,他总是以小燕外出看病为借口。当天,刘某和亲属们再次追问吴斌小燕的下落,他支支吾吾,最后见掩盖不过去,干脆说:“我把她杀了,尸体就埋在自家地头……”大伙被吓得目瞪口呆。

唐陵在老年大学上课。

  据说,约有249.6万成都人都曾经或正在琢磨一件事: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琢磨这件事的人年龄超过60岁,被称作“老年人”。

  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把精力花在“设计第二人生”上——即入读老年大学。

  83岁的唐陵,在成都市老年大学已兴致盎然读了28年,如今还在坚持每周上课;同班同学刘信清,也读到了第28个年头,病痛缠身仍坚持从华阳坐车到成都市中心上课;80多岁的王大爷,坐轮椅也要上学,把50多岁的女儿从陪读变成了同班同学……

  10月19日早上7点过,83岁的唐陵从位于成都东郊的家里出发,在114路公交站坐上车。随后她换乘112路公交继续赶路,约摸50分钟后抵达目的地成都市致民东路16号。

  这里的成都市老年大学是唐陵每周一都不能缺席的地方,今年是她入学的第28个年头。

  学文学、学养花、学音乐

  “学得太多用不完了”

  时间接近9点,唐陵进校门后如期见到老同学,众人三三两两结队走进学校报告厅。

  成都市老年大学一周一次的必修课在早上9点准时开始,这门课唐陵已经上了二十几年,久到她都记不清具体时间。今天到堂的100多个学生里,近20个人和唐陵一样,都有20年以上的学龄。

  最“资深”的当数唐陵。“建校的第二年,就入学了,”那是1987年,唐陵报读老年大学的初衷是排解心情,“刚退休时,谋划了门生意想发挥余热,结果辛苦挣的钱全部被骗走了。”一度陷入郁郁寡欢的唐陵经老同事推荐报读老年大学。

  这份打发时间和排解心情的选择果真奏效了,对付学业和结识同学充实着唐陵的生活,她兴致盎然一读就是28年。

  “什么都学,文学欣赏、历史、养鸟种花、音乐……”最初几年,唐陵一周只休息一天,其他六天排了满满的课程,用她自己的话说,已经到了学得太多感觉用不完的地步。

  上世纪九十年代,唐陵给中小学生当校外辅导员,以“释放”从老年大学学到的丰富知识。

  后来,家人的抱怨让唐陵的满腔学习热情刹车减速,“小女儿说别人家的妈妈都顾着在家煮饭照顾子女,我却整天见不到人。”唐陵逐步把课程缩减成一周上五天,四天,三天……

  乐此不疲28年,学完一门课程毕业后又重新报名,继续学习或换门课程再学,唐陵到现在已经拿了8个老年大学的毕业证,“记得2008年后不再发毕业证了。”

  抱起孙儿来上学

  “不来这里就很难受”

  “俗话说‘设计第二人生’嘛,”唐陵觉得这就是老年大学创造的机会,“不到这里来就很难受。”

  在这里,学业知识外的最大收获就是同学友谊。19号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唐陵和同学每周一次的麻将局准时开始,从午饭后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半。事实上, “和大学同学更聊得来”才是唐陵看重的,“更容易找到兴趣相投的朋友。”相较于社会上结识的朋友,和同学聊天的话题常常是上一次老师讲过的课程,提出的新 观点等,唐陵很喜欢。

  28年间唐陵从不曾间断学业,哪怕是肩挑带孙儿的重担,“孙儿要撵路,我就把他带到班上来,哄着他听话。”从两三岁起,唐陵的孙儿进过不少老年大学班。

  现年83岁高龄依旧“不毕业”,唐陵自觉平常,反倒是赞许同学。比如同样28年学龄的刘信清,病痛缠身还每周从双流华阳赶到学校上课。

  读完高级班又报初级班

  “只要能走,绝不离开”

  对老年大学的精神寄托,仿佛“鸦片”把老人套牢,大多数人不愿意毕业。

  成都市老年大学教务处处长朱俊梅说,“半途而废”的老年人一般只有三种情况:健康不允许,搬迁,或去给子女看孩子。“我们的课程一般分为初、中、高级三 个阶段,两至三年完成,但是大部分老人学完之后都不愿意离开。像三年学完高级班之后,又倒回去报初级班的情况,现在也很普遍。”朱俊梅说,现在学校只接受 80岁以内的老人报名,所以很多老人更是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超龄就学”。

  2005年入校的殷红萍甚至说,“只要能走动,绝不离开。”现在她已经从成都市老年大学的学生读成了老师,“2013年别人推荐试一试当老师,尝试后就一直做下来。”殷红萍还把从这里学到的本事带到别处,在其他老年大学兼职老师。

  80多岁的王大爷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坚持要进老年大学,哪怕是坐在轮椅上。50多岁的女儿最开始负责每天推他到学校,父亲上课时她就在校园里晃悠。学 员们看在眼里挺不忍,邀请女儿坐进教室陪王大爷上课,如今女儿已经报读老年大学,和王大爷成了同班同学。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媛莉 摄影郝飞

  最大限度开班仍满足不了需求

  老年大学“铁打的营盘铁打的兵”

  在成都市老年大学,舞蹈、声乐、拳剑等参与度高和参与人数多的项目成为热门课程,“学员一直处于饱和状态,”朱俊梅说,尽管这些科目已经最大限度开班,仍有满足不了需求的时候,“一些学员便退而求其次,学瑜伽等。”

  为什么老年大学是“铁打的营盘铁打的兵”?四川省老龄委有关负责人分析,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和特长,更容易建立起社交圈,所以老人对老年大学有很强的依赖性。

  据四川省老龄委的统计,截至2014年底,四川共有各级老年大学2249所,在校学员63.74万人。

  龙江县公安局华民派出所接警后,民警赶到吴斌埋尸的地点进行勘察,经判定,被害人因机械性窒息死亡。随后,民警将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吴斌抓获。

  经调查,犯罪嫌疑人吴斌与小燕在乡里经营一家商店,夫妻二人感情和睦,儿女双全,是很多村民羡慕的家庭。2015年夏天,吴斌发现妻子有些反常,与其说话爱搭不理,整天拿着手机不放,他有意地翻看妻子的手机,发现妻子用QQ软件和微信与人聊天,内容不堪入目,都是一些关于两性的话题,平时保守贤惠的妻子竟如此开放,吴斌自然接受不了,就与小燕吵了起来,并阻止她在网上聊天,小燕也答应了。

  由于店里生意忙,很多时候,吴斌都是住在店里,小燕住在家中照顾孩子,“分居”的状态给了小燕很大的自由空间,她每天都在QQ上、微信上与其他男网友聊天,向网友索要红包,还发了自己的不雅照。

  成都是四川省入读老年大学最挤的地方。成都市老龄委有关负责人告知记者,截至2014年底,成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超过249万人,占总人口的20.6%。与此同时,成都全市共有各级老年大学801所,注册在校学员23.32万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9.35%。

  9月4日,吴斌趁小燕不注意打开了她的手机,再次发现了她与男网友聊天的事情,而且从聊天内容来看,二人似乎发展到了裸聊的地步,还说着一些不堪入目的话,吴斌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质问妻子,然而妻子却不以为然,认为自己只是聊聊天,又没出轨。二人互骂了一会,小燕就回家了。独自回店的吴斌越想越气,整个晚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里都是妻子与那些男人不堪的聊天记录,自己被戴了绿帽子更加耻辱,吴斌愈加伤心绝望。次日凌晨他回到家中,将熟睡中的妻子掐死,然后埋尸灭迹。

  目前,犯罪嫌疑人吴斌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检方批准逮捕。(黄迎峰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内容搜集整理于贵阳割包皮,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上一条:借大雨敛财 为民众提供免费午餐

下一个:安徽6岁女童遭母毒打浑身伤 司机将车停路边赶众人下车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