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日报:台当局救经济 中国的民营航天SpaceX何时能出现?

来源: 添加时间:18/01/04

  8月17日电 台湾《经济日报》17日社论表示,台“主计总处”上周公布最新经济预测,将今年GDP成长率大幅下修至1.56%。“行政院”发言人孙立群表示,短期内以“中央银行”弹性调整新台币汇率及松绑房贷管制措施等因应,中长期对策则要靠产业升级。此一说法似乎把抢救GDP的主要责任推给“央行”,但台湾是小型开放经济,“央行”汇率及货币政策很难操之在己,能够承担多少责任,很难乐观以对。

  文章摘编如下:

  12月28日电 香港商报28日刊文称,2015这个看似普通的年份,一些看似并不起眼的小事,却很有可能在未来被长久的纪念——美国民营航天公司SpaceX研发的猎鹰九号(Falcon 9)火箭,12月22日将11颗卫星送入预定天空轨道之后,重新回到地球大气层并着陆在预定地点,实现了人类历史上首次轨道运载火箭的成功回收。2015年,在人类的太空探索史上,一定是值得铭记的一年。面对新形势,中国的航天人,航天事业的管理者,你们准备好了吗?

  文章摘编如下:

  从各种迹象显示,GDP成长率预测值腰斩,恐怕还不是最坏情况,因为内外大环境都还在持续恶化中:就外部而言,世界主要经济体包括美、欧、日、中国大陆成长皆不如预期。

  就内需而言,上半年差强人意的岛内投资,在出口转冷、股市重挫、房市渐冻及明年可能政党轮替等多重因素交互影响下,内需转冷已是现在进行式,所以,今年经济成长“保1”恐怕都有困难。换言之,短期内台湾经济有很大机率陷入衰退,这也是几十年来台湾在没有重大全球危机情况下首次濒临衰退危机,问题之严重性,绝不能等闲视之。

  很多人认为,以新台币贬值救出口,是最快速有效的方式,但是,台湾高度依赖能源及粮食等大宗物资进口,贬值必然会影响进口物价,也不利于所得分配及消费者权益,再加上,近年经常帐顺差持续扩大,依市场条件,新台币应该升值而非贬值,所以,尽管企业界要求贬值救出口的声音不断,但“央行”总裁彭淮南始终说“不”,并强调新台币汇率是由市场决定,并采取动态平衡的政策。

  在实务运作上,“央行”其实是以照顾出口为优先,新台币经常是贬多升少;近来“央行”为因应全球货币战,更频频采取防御性贬值策略。不过,上周五新台币兑美元汇率以32.368元收盘,距离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汇率均价33.049元,两者相去不远,新台币再贬值的空间非常有限。

  在短期提振出口很困难的状况下,提振内需应该是稳住岛内经济较可行的策略,但传统货币政策包括降息、降准等,对提振消费及投资,效果亦十分有限,而且台湾目前实质利率不到1%,货币政策空间亦受很大局限。

  上周“央行”解除北台湾“六区”房贷管制,豪宅、第三户、法人购屋贷款成数也从现行五成增加至六成;此一放宽选择性信用管制措施,目的显然是为活络正在渐冻的房地市场,稳住内需,但仍引起不少人士对央行松绑房市信用的不满及责难,亦可见“央行”货币政策的两难。

  人类的太空探索似乎已经停滞了很久:自1961年苏联人加加林作为首位航天员进入太空,1969年美国阿波罗11号成功登陆月球之后,时至40多年后的今日,人类仍没有能够走出月球以外的空间,甚至连太空技术本身都没有实现任何突破性的进展。这也是为何这40年来始终有阴谋论者质疑美国登月的真实性——40多年前都可以做到的事情,为何今日却看起来如此困难?

  阴谋论者的质疑或许不值一驳,但是回看当时那一段航天事业大爆发的历史阶段,或许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航天事业的停滞源自竞争的缺失。冷战开始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都开始在各种军事技术上投入大量的资源和技术——从核弹、氢弹,到弹道导弹、卫星乃至载人航天,两国为了在军事力量上压倒对方,在航空技术上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这才导致了那一段人类航天技术的极大进步——这一国家间军备竞赛的副产品。

  但这样只讲投入不讲回报的投入注定难以长久。后来随着美苏关系的缓和、各种军备控制条约的签署,双方在太空探索上投入的资源自然也随之减少。直到2010年,美国重新公布了新的“太空探索蓝图”,这无疑是为了应对美国新的太空对手。

  冷战已经一去不返,今日的人类有幸能够看到两个航天大国在空间技术上展开了良性有益的竞争。更可喜的是,这一竞争已不仅局限在以政治和军事优势为目的的国家间,而是已经扩展到了以商业和盈利为目的的私营企业之间。

  所以,“央行”没有足够的能力及政策工具来承担稳住短期GDP快速下滑的责任;彭淮南总裁在“行政院”商讨“经济体质强化措施”过程中,即引用IMF报告,力谏“行政院”推动扩张财政政策,增加基础建设及公共建设投资,这也凸显出“央行”充分认知运用汇率及货币政策的局限性。

  坦白讲,“远水救不了近火”,如果任由情势恶化,没有更积极性、有效的短期作为,一旦内外需同步熄火,台湾经济坠入衰退绝非危言耸听,当局应该好好思考由谁承担更多责任,并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做。

  这样的转变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首先,商业力量的介入,意味着未来的太空探索很可能逐渐摆脱传统的太空竞赛中那种令人不安的军事意图,而将更加着力于科学探索、商业服务等目的,使太空竞赛形成更加良性的氛围;而更重要的一点是,私人资本对投资回报的天然需求,意味着太空探索在未来不仅可以实现可持续性的商业开发,也令到普通人有机会染指曾经遥不可及的航天服务。

  如今,正有越来越多类似SpaceX、Blue Origin一样“仰望星空”的商业公司正在争先恐后地涌入到太空探索事业之中,人类的太空探索事业必会再次迎来大爆发式的高速发展。竞争、开放、商业化运作,已经成为人类太空事业的新趋势。面对新形势,中国的航天人,航天事业的管理者,尤其是有志于太空探索的中国企业家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流深)

上一条:新华侨报 民进党“酸葡萄心态”自曝其短

下一个:境外媒体:高考反作弊如谍战 期待台湾从困境中及时觉醒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