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使用者影响网络好坏 防经济落衰退深渊

来源: 添加时间:18/01/09

  2月10日电 国际互联网安全日来临之际,新加坡《联合早报》10日发表文章称,互联网好坏是由使用它的个人和机构所决定。网络上是有一些不良成分,网络上传播社会正面力量的能力却应受到欢迎。

  文章摘编如下:

  3月26日电 台湾《经济日报》26日社论指出,国际清算银行(BIS)在最新一期的年报中直言,此刻的全球经济似乎正为重演泡沫大戏暖身中。分析称,当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处于不稳定状态时,有关当局与各界必须加强监控金融市场变化,并增强风险管控能力,方能不重蹈覆辙,亦避免让好不容易走出金融海啸重创的经济,再度落入衰退的深渊。

  文章摘编如下:

  互联网安全日(Safer Internet Day)是由欧洲于2004年发起的全球性活动,活动日定为每年2月的第二个星期二。它的目标是鼓励人们,尤其是孩童和青少年,安全及负责任地使用网络科技和手机。今年是新加坡第三次配合这个日子主办活动,相关活动将进行到5月。

  互联网安全日是“媒体通识理事会”(Media Literacy Council)的主要活动之一。今天,互联网已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我们必须鼓励人们安全和负责任地使用网络科技。

  早期,人们普遍认为,互联网上的社交空间是可以相对地独立于“现实”世界的社交关系。互联网的这一面被称为“空间”,来显示这个新媒体可以成为一个新领域,即“网络空间”。

  这样的理解,假设文化是由科技推动的。但事实上,这个关系更多变,可以说等同于“反馈循环”(feedback loop)。它也假设互联网是个统一的现象。然而,它其实涵盖了多样化的科技,应用的方式各异,也可以结合起来使用。

  今天,互联网的发展远超我们以前的想象。“网络空间”这个意味着和日常生活不同的空间的说法,已经逐渐没有人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例如和非网络世界对立的网络世界。这显示人们认识到,这两者不但并存,也有互动。互联网的发展大大改变了社会,社会也必须不断地适应和调整。

  对于网络和非网络世界的互动,将如何影响社会和人际交往,我们已经可以观察或预测到一些趋势。

  首先是个人由不同生活层面所构成的身份认同被淡化。比如,因为移动科技和社交网络,我们的工作和个人生活的分界,已经越来越模糊,人们现在很难把生活分为不同部分。

  其次,使用互联网的人在网上留下的大量数码足迹(digital footprint),将让个人隐私日益成为一个问题。一些商家已经在没有取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使用这些信息,使用这些信息的手法也将越来越高明。最终,企业必须更努力向网络使用者保证,它们有足够的防护措施,来确保个人隐私安全。

  第三,网络世界给许多企业带来了冲击,它创造了一个平等和去除了中间人的环境。许多企业必须进行调整和改革以便生存。很遗憾的,一些选择不这样做,或到太迟的时候才尝试改变。

  第四,和非网络世界一样,网络世界也有许多骗子和行为不当的人。网络世界里的骗局和不可接受的行为,已是屡见不鲜,包括盗用身份、虚假网站、网络钓鱼(phishing)、短信钓鱼(smishing)、网络性诱、网络成瘾和网络霸凌等。我们也将面对日益严峻的网络安全和网络犯罪问题。

  第五,治理和公共政策将完全改观。网络世界创造了一个平等的环境,更容易获取信息和不同意见。这些新的现实,意味着未来的决策过程可能必须更加透明。

  英国《经济学人》指出,当前的全球经济情势与1990年代后期,有数个惊人的相似之处:首先,1995~1998年与2011~2014年间,新兴市场动荡。其二,两时期都出现全球性的低通膨现象,原因皆与全球景气趋缓,导致有效需求不足,以及国际原物料价格下跌有关;其三是位居世界龙头的美国,前景虽然看好。其四是1990年至今,只有这两个时期的美元指数未经历超过5%回调而累积上涨20%。

  除了以上四项之外,另有三个与美国密切相关的情节,也在这两个时期同步上映,包括科技类股在美股中独领风骚、美国经济在已开发国家中维持一枝独秀的态势、美联储与其他主要国家货币政策出现分歧现象。上述七项总体经济环境,曾孕育出本世纪初的网络大泡沫,并奉送全球性的经济衰退。

  如今,金融市场的发展又开始与基本面脱钩,尤其是随着美联储升息时点逐步逼近,美国公债利率未如预期走升,反而趋势走低;同时,去年10月2日至今年2月底,市场下修未来12个月每股盈余预测幅度达5.3%,但标普500指数却上涨8.1%;再加上各国央行毫无节制的宽松货币政策,使目前全球持有至到期日的“保证赔钱(负利率)”债券规模超过2兆美元,债市泡沫俨然成型,让体验过2000年网络泡沫痛楚的专家学者,十分担心全球金融市场是否已有泡沫化之虞。

  不过,当前金融市场的泡沫还没到破灭的紧张时刻,主要是最关键的物价还没上升到迫使各国央行货币政策趋紧的地步。在1999年初物价低迷时,即使美国率先升息,但速度并不快,且当时的欧元区与日本都还在降息。

  岂料,下半年国际油价起涨,短短一年的时间涨幅超过一倍,导致2000年出现全球性的通膨危机,促使美联储加快升息,欧洲央行及日本银行货币政策也急速反转成紧缩,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换言之,当一国央行因为高物价而失去执行货币政策的从容空间时,金融市场就开始变得脆弱。幸而,今年国际油价可望处于低档,使低物价得以持续,全球货币环境也将保持宽松。因此,金融市场泡沫虽已成型,却应未至破灭之时。

  从“互联网安全日”的角度来看这些趋势,有一些含义是很明显的。首先,网络和非网络世界的紧密联系,意味着非网络世界里的一些重要价值观也适用于网络世界。在网络和非网络世界的行为有其后果。因此,相互尊重、同理心、责任感和诚信等价值观,在这两个世界里都是重要和应该鼓励、培养的。其次,和非网络世界一样,安全和保安是网络世界的关键课题。

  最后,我们不应该忘记,互联网好坏是由使用它的个人和机构所决定。网络上是有一些不良成分,但网络传播社会上正面力量的能力却应该受到欢迎。对于对社会做出积极贡献的个人和组织来说,互联网是个威力巨大的工具。我们配合互联网安全日的活动,将凸显这些例子。(陈清汉)

  然而,发现泡沫成型远比预测其破灭时点与严重程度简单许多。一如前任美联储主席葛林斯班于1996年12月以“非理性荣景”一词,对金融市场正在酝酿泡沫提出预警,但泡沫直到三年又三个月后才破灭。 只是,曲突徙薪永远比临渴掘井好得多。即使当前经济情势尚在重演1990年后期的泡沫荣景,却不可忽视这场荣景在无预警间急转直下的可能性。

  因此,当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处于如此不稳定状态时,有关当局与各界必须加强监控金融市场变化,并增强风险管控能力,方能不重蹈覆辙,亦避免让好不容易走出金融海啸重创的经济,再度落入衰退的深渊。

上一条:联合早报 卡梅伦甩给新首相许多难题

下一个:东方财经:站在互联网风口 日本是中国搬不走的强大邻居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