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日报:松绑移动支付 毕生难忘

来源: 添加时间:18/01/12

  5月19日电 台湾《中华日报》19日刊文指,台湾松绑移动支付,同意开放Apple Pay,展现了对金融科技的正面态度。文章表示,Apple Pay虽对台湾本土业者构成威胁,却也是刺激业者提升自己、与世界接轨的机会。金融科技是潮流所趋,靠经济锁台保护本土业者,只能苟延残喘,开创不了大格局。

  全文摘编如下:

佟麟阁之子忆父抗战往事:寻回尸骨毕生难忘

佟麟阁与夫人彭静智及儿子佟兵在张家口。 江鑫娴 翻拍

  5月11日,台“行政院长”张善政针对Apple Pay赴台,裁示正式同意开放,不限仅由台湾业者提供代码化服务,但台湾持卡人的信用卡交易依法应在台湾地区办理清算。另外,首批获得电子支付专营执照的业者乐点移动支付,日前宣布正式试营运,第一阶段先由集团员工进行旗下支付品牌“橘子支”测试,预计暑假开始上线。

  至此,台湾的移动支付业务迈出大步,其重要性不在区区移动支付,而是展现对金融科技的正面态度。台湾是科技岛,从不畏怯任何科技挑战,过去如此,今后更将欣然拥抱金融科技的创新与突破。

  金融科技是潮流所趋,不仅冲击传统金融业,随着卡片及移动支付的普及,更宣告无现金社会的提早来临。北欧地区如丹麦、瑞典早已进入现金近乎绝迹的社会,丹麦甚至立法规定零售业者可拒收现金。大陆在电子商务一向勇于创新,移动支付更领先全球。四月初,美国CNN一位记者亲自在北京体验移动支付,结果发现从买早点、喝咖啡、搭出租车、付房租,手机全部搞定,不带现金也能存活,他的感受是:爽呆了。

  台湾过去以科技傲人,但法规僵硬,执法态度保守。在瞬息万变、大破大立的网络世代,台当局固然积极鼓励创新,本身却常不经意地成为创新的绊脚石。以第三方支付为例,台湾业者早已洞烛先机,研发脚步甚至比大陆还快,但因台当局始终以不合时宜的法规套住业者,监管重于辅导,经再三会商及修法,等一切就绪,鸣枪起跑,竞争对手早已攻顶。

  Apple Pay仅以iphone手机、手表用户为限,但是否开放赴台也一波三折。上月下旬一场金融联系会议上,台湾“中央银行”就提出若干审慎观点,包括代码服务商 (TSP)若在境外,既有泄密之虞,也增加监理及课税困扰。台湾“中央银行”当天下午罕见出面澄清,强调并无反对之意,“金管会”才是权责单位。但因“央行”一向“一言九鼎”,逼得“金管会”把球踢到“行政院”。所幸张善政具科技背景,明快拍板。

  相对于Apple Pay,去年底支付宝、微信支付申请赴台,“金管会”迅速放行,态度南辕北辙。症结在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用户几乎全为陆客,不威胁台湾本土业者,对摊商有利无害。Apple Pay正好相反,用户以台湾民众为主,对台湾业者也具威胁性,利害之间很难权衡。

  8月19日电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时任国民革命军29军副军长佟麟阁积极指挥将士报国杀敌。日前,已经90岁高龄的佟麟阁将军之子佟兵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表示“抗战精神应当永远激励中华民族前进。”

  回想起父亲当年抗击日寇的经历,九旬老人佟兵记忆犹新。卢沟桥事变后,29军个别将领在战与和之间徘徊不定。“我父亲在军事会议上表态,中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日寇进犯,我们29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佟兵说。

  负伤作战 英勇就义

  据佟兵介绍,1937年7月28日,日军对南苑等29军阵地发起猛烈进攻,战斗十分惨烈。当时日军集结五个师团,10万以上的兵力,在几十辆坦克的掩护下,陆空联合猛攻南苑,致使整个南苑城一片火海。没有坚固的工事掩蔽,在敌人飞机大炮的轰炸下,29军用简陋的武器,抵挡日军数次猛攻。

  “当天,父亲接到命令,要撤到永定门,他带领手下边打边撤。”佟兵后来了解到,那时跟随佟麟阁左右的,有一部分38军骑兵师和1500名学生训练团成员,共5000多人,“但真正有战斗力的也不过3000人”。

  行至南苑某村时,佟麟阁部遭到了日军阻击。一片扫射中,佟麟阁的右腿不幸被子弹击中,顿时鲜血浸透了军裤,卫兵让他退后一步,以便包扎,却被他拒绝。随后,忍痛上马继续指挥部队突围。敌机再次俯冲下来时,佟麟阁头部被一颗炸弹击中,壮烈殉国,时年45岁。当年7月31日,国民政府追授佟麟阁为陆军上将。

  终难再见家人

  自“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北平的形势一天比一天危急,“日本人的飞机经常低空飞行,炮声隆隆”,而身为29军副军长的佟麟阁自此就一直待在军营里。“他打电话回来,告诉母亲帮他照顾双亲和孩子,我们都知道他前线将有战事,全家人都很紧张,但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是一位军人。”佟麟阁甚至没来得及跟家人做正式的道别,佟兵记忆里也没有与父亲最后一面的印象。

  佟麟阁殉国后,日军便进入了北京城,将军的遗体被家人藏入北京柏林寺。直至9年后的1946年7月28日,当局给佟麟阁举行了国葬和移灵。从柏林寺到香山兰涧沟,沿途设6处公祭点,民众自发摆设供桌、祭品。“以往我们到柏林寺祭奠父亲,只是偷偷摆些点心、水果,哭都不敢哭,那次之后总算能痛痛快快哭了。”佟兵说。

  教子有方 慈严并济

  香港文汇报记者跟随佟麟阁将军之子佟兵,一同来到位于北京香山兰涧沟的佟麟阁纪念馆,缅怀先烈。佟兵说:“自幼我就一直跟随在父亲身边,他的言传身教清晰地刻在我的记忆里,此生难忘。”

  当年的佟兵年龄尚小,一直跟在父母身边。“父亲经常教育孩子们树立爱国思想,教我们学唱《满江红》、《正气歌》。带着我出去玩的时候,他经常提起岳飞、史可法等英雄人物。”佟兵说,“在我的记忆里,父亲非常慈祥,特别疼爱孩子,但对我们的教导很严格。”

  奔波辗转 不忘父训

  “一到礼拜六,听到胡同里的汽车喇叭响了,孩子们就知道是爸爸回来了,都往门口跑。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佟兵回忆。此后,佟麟阁将军战死沙场,北平被日寇占领,幼小的佟兵经历了国破家亡的遭遇。八年时间里,母亲带着一家隐姓埋名,辗转于北京城内,佟兵也换了多所学校。

  佟兵说,虽然之后的生活起伏不定,但他一直记得父亲挂在家墙壁上的警语:“诚恳态度做人,负责态度做事。”还有一条是:“见权贵献谄容者,最可耻;遇贫困持骄态者,贱莫甚。”这些话,对他和他的下一代,做人做事都影响很大。他说:“我常教育子女,不管做什么,决不能给祖宗丢人。”

  寻回尸骨 毕生难忘

  当时跟随佟麟阁的训练团学员几乎全部殉国,阵亡学员的尸体被村民就地埋在土路东侧,幸运生还的卫士高弘锡将佟将军的遗体藏在农田的一个棚子下。几天后,在红十字会的帮助下,佟家终于找回了将军的尸骨。

  佟兵告诉记者:“虽已过了78年,但那一幕却永远刻在我脑海里。血肉模糊的父亲被抬回来,左臂没了,身上有些地方已长了蛆,母亲一看立即晕厥过去。我站在父亲的遗体边,嫂子和姐姐给父亲擦洗干净,换上便装。我们把父亲抬进原本为祖父准备的棺材。母亲说,你们快再喊一声爸吧,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随后全家哭成一团。看着钉子钉在棺材上,就像钉在我心里一样。”

  因父获殊荣

  上世纪80年代,街道办通知佟兵,他被选为北京西城区第五届政协委员。听到这个消息,佟兵心里很平静。他明白,单位推荐他当政协委员,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佟麟阁。截至目前,佟兵已连任数届西城区政协委员,还连任三届西城区政协副主席。同时,此前被改名为“四新路”的“佟麟阁路”于1984年恢复原名。

  2005年,民营企业家訾贵江在香山脚下投资修建了佟麟阁纪念馆。2009年9月19日,在佟麟阁纪念馆的基础上,扩建为抗日名将纪念馆。佟兵说,自改革开放后,政府落实政策,追认父亲佟麟阁为革命烈士,周围人对国民党抗日将领的后人也重新尊重起来。

  同年,佟兵从媒体上得知父亲入选“双百人物”。所谓“双百”,是指“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佟麟阁位列在前,佟兵为父亲感到高兴。

  贴身十字架送家人留念

  像这种决策思维,正反映台湾民众“捏怕死,放怕飞”、只要利不要弊的民粹心态。这已成为台湾突破闷经济、迈向现代化的障碍。例如,服贸、货贸当然要,但不能牺牲任何台湾点滴利益;赌场永远庄家赢,但要设在离岛,专门赚陆客的钱。但是,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谈到Apple Pay的利与害,虽对台湾本土业者构成威胁,却也是刺激业者提升自己、与世界接轨的机会。台湾市场小,靠经济锁台保护本土业者,只能苟延残喘,开创不了大格局。至于“央行”担心的课税困扰,当移动支付推广到摊商市井,台当局对每笔交易了如指掌,摊商只得乖乖缴税,“央行”是多虑了。其他例如减少偷抢及找零成本,都是无现金社会附带的“红利”。当然,随之而来的个资及安全挑战将会更为严峻。

  “我父亲其实完全可以不牺牲,现在想起来,他有点舍身成仁的意味。”佟兵告诉记者,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佟麟阁甚至将自己贴身佩戴了几十年的金十字架送回给家人留作纪念,可见其决心和意志。

  1937年7月的某一天,佟将军手下有一位自16岁就跟随他的副官王守贤。佟兵说,父亲当时摘下自己的金十字架交给他,委托他回城时转交给母亲,让她留个纪念。佟麟阁的夫人彭静智从王守贤手中接过包裹,打开一看是笃信基督教的佟麟阁最为珍视的随身之物金十字架。“母亲一看,顿时泪流满面,她知道,父亲是抱定殉国的决心了。”佟兵回忆称。(江鑫娴、凯雷)

澳门百家乐网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中国时报 东京治理PM2.5拿白毛巾测汽车排气管

下一个:旺报:台湾社会智慧 台北电影节精神价值不可断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