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民进党搅局“去蒋” 奥巴马真没名校情结吗?

来源: 添加时间:16/12/19

港媒:民进党搅局“去蒋”煽动民众仇恨

    基隆狮球岭公园内的蒋介石铜像,疑遭断头断手并切断脚跟。(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10月21日电 香港大公网21日刊文称,为“第一女儿”上哪所大学操碎心的不仅仅是媒体,还有总统本人。作为美国总统,美国精英教育的受惠者,奥巴马真的会没有“名校情结”吗?其实,奥巴马夫妇比谁都清楚名校教育在他们人生中的非凡意义。所以 “不要有名校情结”这句话出自奥巴马之口,应该理解为是对处于申请大学焦虑中的女儿的一种安慰之词吧。

  文章摘编如下:

  3月4日电 羊年新春伊始,台湾因正值“二二八事件”纪念日而发生一系列破坏公物事件。香港《大公报》4日评论称,台湾在每年的2月28日都会纪念“二二八事件”,但像今年掀起大规模的“去蒋潮”却是相当罕见,尤其民进党地方首长高调“清算蒋介石”当中透露出的“台独”意识,似乎是在预告民进党无意调整两岸路线。

  文章摘编如下:

  2月28日是“二二八事件”68周年纪念日,期间岛内多个县市出现毁坏蒋介石铜像的不法行径:有的铜像被喷漆,有的被套上垃圾袋,有的被贴上不雅标语,最恐怖的是基隆一座蒋介石铜像被砍头,“行凶者”还把自己手持刀具、脚边放着铜像头颅的照片放到网上“炫耀”。

  民进党籍的台南市长赖清德和嘉义市长涂醒哲更准备清除市内各校的蒋像。台湾在每年的2月28日都会纪念“二二八事件”,但像今年这样掀起大规模的“去蒋潮”却是相当罕见,尤其民进党地方首长高调“清算蒋介石”当中透露出的“台独”意识,似乎是在预告民进党无意调整两岸路线。

  1947年2月28日爆发的“二二八事件”,是台湾同胞反对当时台湾当局“专制统治”、维护自身合法权利的运动。

  直到1995年2月,国民党当局才给予“二二八起义”平反,并正式向起义中死难者家属道歉,并于隔年起把每年的2月28日定为“和平纪念日”,并且为“法定假日”。

  然而,“二二八和平纪念日”并不“和平”。它已沦为民进党攻击国民党、撕裂族群的政治利器和选举工具。如果说当年的国民党在“二二八事件”中给岛内民众留下严重创伤,那现今的民进党便是使这些创伤越来越深、迟迟未能愈合的搅局者。

  每逢重大选举,民进党候选人总要炒作“二二八事件”,叫嚣“外省人欺负本省人”,利用历史问题制造省籍矛盾、族群对立,煽动选民仇恨国民党,以从中捞取选票。2008“大选”民进党竟提出立法,要求“二二八事件”主谋者的家属及三等亲友必须出庭为其上一代的错误辩护。这种“株连九族”的“连坐法”当取受到岛内舆论的严厉谴责。

  明年台湾又将举行“大选”,今年“二二八纪念日”出现一系列乱象与此大有关联。泛绿阵营认为国民党在去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中元气大伤,民进党明年重返执政舞台的机率大增,于是一些“深绿”分子见猎心喜、肆无忌惮地借着 “二二八纪念日”再次掀起“去蒋化”,其背后的动机就是“去中国化”。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大女儿玛丽亚频频在媒体曝光。上周玛丽亚参观了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并在学生宿舍留宿,期间还出现在一个大学生的Party上,她在party上的照片被传上了社交媒体网站,还引起了她是不是喝酒的猜疑。之前很多媒体报道了玛丽亚参观大学的新闻。现在媒体和读者都感兴趣的是,美国总统之女会选择哪所大学?

  17岁的玛丽亚是高中十二年级的学生,现在正是申请美国大学的季节。按照美国的传统,高中最后一年学期开始之际很多家长会安排孩子参观大学,让孩子对大学有直观的了解,从而决定申请哪些大学。看来总统女儿也不例外,到目前为止,玛丽亚已经参观过了包括哈佛耶鲁在内的八所常春藤名校中的六所,另外她还造访了斯坦福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纽约大学、塔夫斯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巴纳德学院和韦斯利学院。

  当然,为“第一女儿”上哪所大学操碎心的不仅仅是媒体,还有总统本人。奥巴马今年早些时候就说,每当想到女儿要上大学,他就暗自神伤,甚至在大白天会留下眼泪。他给女儿的择校建议是:“不要有名校情结。就算最后没能去成名牌大学,也并不代表就无法接受到良好的教育。”

  美国总统和精英阶层的“名校情结”

  资料图:图为奥巴马与女儿萨莎。当地时间2015年7月17日,奥巴马与女儿萨莎及其两位朋友登上海军陆战队一号前往纽约度周末。

  作为美国总统,美国精英教育的受惠者,奥巴马真的会没有“名校情结”吗?

  先让我们来看看总统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是如何通过名校由草根跨入精英行列的。奥巴马的父亲是肯尼亚黑人,母亲是白人。奥巴马两岁时父母离异,后来母亲再婚再离异,可以说奥巴马成长于一个普通的,甚至可以说是支离破碎的家庭。可是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法学院的教育经历却让来他步入精英行列,很早就崭露出政治才华,在47岁时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

  而第一夫人米歇尔有着和奥巴马相似的教育经历。来自芝加哥黑人工薪阶层家庭的米歇尔幼年学习优秀,在普林斯顿本科毕业后,接着上了哈佛法学院。毕业后她回到家乡芝加哥成为知名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并与奥巴马因为是同事而结缘。在成为第一夫人之前她在芝加哥大学医疗中心担任高层要职。

  可以说出身平民的奥巴马夫妇比谁都清楚名校教育在他们人生中的非凡意义。所以 “不要有名校情结”这句话出自奥巴马之口,应该理解为是对处于申请大学焦虑中的女儿的一种安慰之词吧。

  其实,何止奥巴马一家,在美国整个上流社会都有着挥之不去根深蒂固的“名校情结”。

  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美国在世人的眼里是一个讲究“人人平等,机会均等”的平民社会。这里没有世袭的王孙贵族,少有延续几代的富豪之家,但是却有些政治世家,他们之所以可以在政治舞台上“世袭”,靠的就是精英教育的世袭。如罗斯福家族,两个罗斯福总统都毕业于哈佛大学。

  打破纪录连任四届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有四个儿子,三个去了哈佛。第26届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家更不简单,维持了至少五代哈佛校友的家族传统。父子总统老布什和小布什都毕业于耶鲁大学,从“老太爷”布什参议员,到小布什总统的大女儿,布什家族至少四代是耶鲁校友。

  在美国精英阶层有一个重要共识,即留给子女的最好遗产不是金钱,而是精英教育。《华尔街日报》曾指出,上流社会子弟“削尖脑袋”也要挤进常春藤名校,为的是延续经济和文化上的上流地位。政治世家门第的出现和延续,正是这一教育投资的重要回报。

  在美国大多数的平民百姓对常春藤为代表的名校并不抱着孜孜以求的态度,很多家长和学生早早把目标大学定位在家门口的公立州大,没有“好高骛远”之心。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在东西两岸的经济文化中心地区,上流社会精英阶层对子女教育极其重视,那些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从学前班就开始挤满来自这些家庭的孩子。而这些学校就是孩子未来进入顶尖名校的保证。所以在美国大学教育可以说是社会阶层的分水岭。

  美国名校的录取“潜规则”

美国总统奥巴马一家

  再来看看美国的名校,对上流社会、名人政要的子女在录取时有没有“潜规则”?

  答案是肯定的。以常春藤为代表的名校基本上都是私立大学,他们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社会团体和基金会,尤其是精英校友的捐款。这也意味着,学校在审核来自重要资助者子女的申请时普遍倾向于“高抬贵手”,破格录取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名校录取中另一个公开的“潜规则”是校友子弟优先,即申请人的父母或者家庭成员曾经在这所学校就读,该申请人将得到学校对于校友子女的优先考虑。哈佛大学一名教育学专家迈克尔•赫维茨(MichaelHurwitz)在整理30所大学录取情况后发现,在SA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分数等其他因素同等的前提下,校友子女被录取几率比其他人高出45.1%。所以有人说进常春藤是拼爹的结果。

  当然美国的精英教育体系除了让上流社会保持教育优势,也给奥巴马夫妇和克林顿夫妇(同为耶鲁法学院毕业)这样出身平民的草根“逆袭”的机遇。

  2006年民进党执政后期,为了掩饰政绩不佳、转移焦点,也曾掀起一股“去蒋化”、“去中国化”的所谓“正名”运动,而更重要的意图是为了清除蒋家的政治影响,切断两岸政治、历史连结,企图为谋求台湾“法理独立”扫清障碍。

  不过,2008年“大选”以民进党大败而告终。可见,岛内主流民意对民进党这种扩大仇恨的非理性行为以及煽动“台独”、企图破坏两岸关系的险恶用心相当不认同。奉劝民进党不要因为在地方选举大胜就得意忘形,莫忘了“骄兵必败”。(朱穗怡)

  不过,一旦进入精英的圈子大概就很难脱离轨道了,前总统克林顿的独生女上了斯坦福,之后又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读硕士。而奥巴马的大女儿所参观的大学除了顶尖名校就是有贵族学校之称的文理学院。相信她明年最后选择的大学一定是有“名校”和“精英”标签的。(远方)

上一条:外媒 蔡英文“现状论”未能让选民安心

下一个:香港文汇报 台恐成“长寿失能老人岛”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