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称俞正声报告掷地有声 美国主导世界的时代正在走向尽头?

来源: 添加时间:17/08/24

  3月4日电 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于3日开幕。会议听取俞正声主席关于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的报告。香港文汇报4日刊文称,政治协商是一门沟通艺术。俞正声在报告中提到,鼓励港澳地区政协委员发挥双重积极作用,为促进内地与港澳合作发展献计出力,广泛深入地参与港澳青少年工作。这不仅是对政协委员掷地有声的要求,对香港社会稳定也具有重要意义。

  运用协商艺术 善与青年沟通

  3月13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3日发表文章称,尽管美国主导的时代还没结束,但重大的改变是无可避免的。这些改变能否提升全球安全与繁荣还有待观察。或许“主导”才更准确地描绘了美国在三大实力资源(可测量的)上的卓越地位:军事、经济和软实力。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主导的时代是否正走向尽头?

  文章摘编如下:

  文章称,来自香港社会各界、各行各业的全国政协委员,身负保持国家发展的宏观角色,又对业界问题和社会发展有微观性的独到见解。俞正声提出政协委员要为两地发展献计出力,广泛深入参与青少年工作,具备宏观和微观视野的政协委员,便有利从多元角度化解香港社会矛盾,做到两相平衡。

  该文指出,社会发展,重在协商。发展之中,各种利益之间出现矛盾在所难免。政协委员都是社会贤达、业界翘楚、小区领袖,他们能善用自身才智,运用协商艺术和青少年沟通,进而谋求国家利益,这种双重积极作用,在今日的香港社会显得更宝贵。

  双重作用 “探索”变“鼓励”

  香港文汇报还刊文说,2015年,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中,提到“进一步探索发挥港澳委员双重积极作用的有效方式,为深化内地与港澳交流合作贡献才智。”

  在现代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拥有如同美国那样强大的全球军事实力。但如今,一些分析家却认为美国正在步上前一个全球霸权英国的后尘——走向衰落。这一历史比较日益受到认可,但却有误导之嫌。

  英国当年的主宰力完全不可与今日的美国媲美。诚然,它拥有一支规模相等于排名第二和第三之和的海军,而且“日不落帝国”的统治范围覆盖了四分之一的人类。但大英帝国和现代美国的相对实力来源截然不同。一战爆发时,英国军人数量在列强中只居第四,国内生产总值(GDP)也排名第四,军事支出则是第三。

  在很大程度上,大英帝国利用当地武装力量来实现统治。一战期间的860万英军中,近三分之一来自海外。因此,当民族主义情绪开始高涨时,伦敦政府便越来越难代表整个帝国对外宣战。

  到二战时,保护整个帝国成了一种负担而不是资产。英国的地理位置接近其他强国如德国和俄国,让挑战变得更为艰巨。

  所谓的“美利坚帝国”是不正确的说法。事实是,美国并不拥有必须管理的殖民地,因此具有比英国更大的回旋空间。此外,美国周边是没有威胁的邻国和两个大洋,保护自身安全要容易得多。

  上述比较的另一个问题,是对“霸权”含义的混淆。一些观察家认为霸权等同帝国主义,但霸权并不一定要靠一个帝国来实现,美国就是最好的例子。另一些将霸权定义为制定国际制度规则的能力。但相对于其他强国,一个霸权必须在这个过程中拥有多少影响力却没有明确的说法。

  还有一些表示,霸权意味着控制最多的实力资源。但是,19世纪的英国在1870年实力顶峰时期,GDP仅为世界第三(次于美国和俄国),军事支出亦排名世界第三(次于俄国和法国),据此定义就不能称为霸权了,尽管它主宰了海洋。

  同样的,说美国在1945年后拥有霸权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苏联制衡美国军事实力超过40年。美国虽然拥有无与伦比的经济实力,但其政治和军事影响力的空间,却因为苏联的实力而大受限制。

  一些分析家将1945年后的时期,形容为由美国主导、以自由为特征的层级秩序。美国在一个多边规则和机构的松散体制里发挥影响力,不但提供公共品,也为弱国提供话语权。

  他们指出,对许多国家来说,维护这一框架是明智的,即使美国的实力资源在下降。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许多人认为,新力量的崛起预示着现行秩序的崩溃,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却可能比美国实力资源的主导地位持续更久。

  在所谓的美国霸权时期,一直有许多混杂在一起的事实和想象。与其说是一个全球秩序,不如说是一群观念相近的国家(主要来自美洲和西欧,不到世界的一半),对其他“非成员国”的影响——包括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苏联阵营等主要实力——而它们并不一直是善意的。因此,美国在世界的地位应该更准确的被称为“半霸权”。

  当然,1945年后,美国维持了其经济主宰力:二战让许多国家变成了焦土,意味着美国贡献了全球GDP的近一半。但是,从政治或军事角度来看,世界是两极的——苏联制衡了美国的实力。事实上,在此期间,美国往往无法捍卫它的利益:苏联拥有了核武器;古巴和半个越南建立了政权;朝鲜战争以僵局收场;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起义被镇压”。

  因此,或许“主导”才更准确地描绘了美国在三大实力资源(可测量的)上的卓越地位:军事、经济和软实力。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主导的时代是否正走向尽头?

  今年,俞正声在报告的最新表述是:“鼓励港澳地区政协委员发挥双重积极作用,为促进内地与港澳合作发展献计出力,广泛深入地参与港澳青少年工作。”

  该文表示,对比两年的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俞正声在今年有关港澳政协委员发挥双重积极作用的要求上,用字特别由去年的“探索发挥”改为“鼓励”,显示政协委员的双重作用已积累经验并形成机制,今后可推而广之,越臻成熟。而青少年工作更是这种双重作用的重中之重。

  有鉴于全球发展趋势的不可预测性,要为这问题提供肯定的答案是不可能的。跨国力量和非国家行动方的崛起,更不用说中国等新兴力量了,这意味着全球局势将出现重大变化。不过,我们仍有理由相信,至少在本世纪上半叶,美国仍将在实力资源上维持主导地位,并继续在全球实力平衡中扮演核心角色。

  简言之,尽管美国主导的时代还没结束,但重大的改变是无可避免的。这些改变能否提升全球安全与繁荣还有待观察。(作者为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

本文转载于365体育,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上一条:大公报:英国脱欧公投大错已成 改变世界金融格局

下一个:联合早报 日新版《防卫白皮书》针对中国的三大看点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