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信服与幸福是媒体跨越虚实的长存原因

来源: 添加时间:17/09/22

  7月28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8日刊文称,一款名为“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的手机游戏,一经推出就火遍全球,并造成一系列预想不到的影响。作为一款智能手机上的虚拟现实游戏,如何处理虚拟现实所带来的一系列法律、安全、心理和伦理问题,可能是值得政府考虑的课题。

  文章摘编如下:

  7月15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15日刊文称,数字世界里假新闻充斥,更凸显实体世界传统新闻媒体可信度之重要,传统媒体一味新媒体化后,应该思考,也许有信服力的媒体,才可能带给人们幸福感,而幸福感,才是一个媒体跨虚实可以长存的原因。

  文章摘编如下:

  一款名为“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的手机游戏,一经推出就火遍全球。它在发布后短短一个月之间,就在35个国家和地区获准使用,并大有席卷全球之势。

  “精灵”所到之处引来玩家热烈追捧,并造成一系列预想不到的影响。“精灵”未及之地,粉丝摩拳擦掌地苦苦热盼,政府对此则感到担忧。对于“精灵”游戏而言,如何才是正确“玩转”的方式?

  作为一款智能手机上的虚拟现实游戏,为什么“精灵”会如此大热?之所以令数百万粉丝疯狂向往和如痴如醉,就在于这款游戏创造性地将游戏人物和战斗场景置于现实之中,而现实场景则被虚拟化,从而给玩家身临其境的心理体验。

  如果其他玩家也在你的场景之中,这种不期而遇的多变情形,显然会让游戏更加刺激。与此同时,它还融合了移动终端、社交媒体、地理信息和摄像传感等功能,使游戏的逼真性、动态性、定制化和互动性都得到了完美呈现。

  总之,虚拟的现实,现实的虚拟,这就是增强现实感的“精灵”游戏的魅力所在。

  当全球老老少少为此痴迷时,推出该游戏的日本、美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政府却倍感头疼。该游戏把玩家通过摄像头拍摄的图像,设定为游戏场景或竞技场,但它们可以出现在任何地点。

  特别是令人好奇的神秘场所和地标性建筑物,如军事禁区、废弃厂房、豪宅或摩天大楼,纷纷成为玩家心仪的竞技场。

  沉迷其中的低头族无视迎面而来的汽车和行人,不仅自己可能受伤折命,还对交通安全造成威胁。一些发烧友误入军事基地或擅闯私人住所,对军事安全和个人隐私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这股潮流似乎有不可阻挡之势,想要拒之门外的国家不得不掂量本国发烧友的诘难和苛责。电玩业者亦担心政府管制可能会扼杀文化创意产业,而没有为新生产品提供足够的实验空间。

  当然,这场游戏风尚仍然不会逃脱任何流行现象的演变规律,在热络一段时间以后就会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如何处理虚拟现实所带来的一系列法律、安全、心理和伦理问题,可能是值得政府考虑的课题。

  科技日新月异,并不断挑战既有的认知领域和社会秩序。科技创新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潜在风险,恰恰是创造性事业的内在特质。拒绝科技创新的不确定性,就等于把孩子与洗澡水一同倒掉。对于尚不可知的新生事物,既不能“一棍子打死”而拒之门外,也不应该完全不管不问而放任自流。拿捏和平衡二者之间的度,就显得格外重要。

  1938年2月30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主持人奥森‧韦尔斯,在圣诞节特别节目中,将1898年英国小说家赫伯特‧乔治‧韦尔斯发表的一部科幻小说《世界大战》,改编成了广播剧。由于绘声绘影地播报让许多民众误以为真的有外星人攻击地球事件,引发一场全美社会的骚动。估计有600万人收听了广播,将近170万人相信广播中的新闻是真的,而120万人吓得惊慌失措。

  以上是《时代》杂志几年前曾报道的史上十大假新闻之一。

  2015年,《华尔街日报》驻北京的记者报道,根据国家级的智库研究显示,微信每天平均拦截“谣言”多达210万次之多。

  如果微博是实名,微信更是实名中的实名,在此数位乌托邦内,以亲友所形成的链接关系异常强大,消息来源完全不假外求,彼此互信不疑,遑论跟其他生态系统验证,外人很难纠错。

  拿上述两者对比,1938年是模拟世界,2015年是数字国度,一个讯息受众约600万人,另一个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每月活跃用户数高达5.49亿。一个无需太多时间,便可以“拨乱反正”,破除谣言,另一个,假新闻可能如浮木般,永远飘流在网络大洋中。不像实体世界里的伤害,有根有据,虚拟世界看似nobody hurts、nobody cries,却可能影响无以数计不知名的大众,时空更为久远。

  微信并不寂寞,脸书也颇感困扰。为了减少假新闻的流窜,脸书增设警示标识,利用大数据的原理,在即时消息发布功能中,增设错误与误导消息卷标,脸友可以检视新闻信息的正确性,如见到不正确信息,可直接标识,也可进一步举报。

  数位乌托邦正建构在一个越演越烈的谎言之上,怎么看,都无法让人真正感到幸福。

  以“世界最幸福的国度”而闻名之不丹已实行代替发展达数十年之久,其幸福指出广受全球欢迎。不丹前任总理吉美‧廷曾著有《幸福是什么?》一书,在第19讲介绍“幸福媒体”,以GNH(幸福指数)的观点审视媒体,发人深省。

  数字世界如此,实体世界又如何?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晚间新闻主播威廉斯(Brian Williams),12年前担任记者采访伊拉克战争时,曾谎报乘坐的直升机遭炮火攻击,刻意制造媒体英雄的形象,没料想12年后被当事人在网上踢爆真相,威廉斯难堪道歉,重创NBC新闻声誉。舆论一致认为,实体世界应是新闻最后的净土,晚间新闻代表无可妥协的媒体可信度,主播更应具道德与信誉形象。

  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担忧日益增加的谣言正在反噬媒体的传统价值,全球许多重要的媒体亦纷纷提出呼吁:美国最大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奥利安娜‧赫芬顿撰文表示,该网将更专注于新闻的正面能量,《经济学人》的副主编埃玛‧邓肯表示,他们并不特意求快,因为媒体快不等于好,更不愿意散布流言。或许,这可以作为幸福媒体的具体参考。

  新加坡政府部门对“精灵”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政府虽然不会即刻扼杀,但也要视情况而定,保留对它予以管束的可能空间,以避免对社会造成不必要的危害。与此同时,也应让人们去尝试这些新生事物,并为政府留有学习更新和因应调整的时间。

  不过,对于完全有违社会伦理的科技,新加坡政府也毫不手软。比如,早前政府就拒绝了婚外恋网站Ashley Madison进入本地。因此,保持距离并有所为,可能是值得期待的政府态度,也是与“精灵”共舞的正确方式。(马亮)

  我们不需威权媒体,但不能没有媒体权威。数字世界里假新闻充斥,更凸显实体世界传统新闻媒体可信度之重要,传统媒体一味新媒体化后,应该思考,也许有信服力的媒体,才可能带给人们幸福感,而幸福感,才是一个媒体跨虚实可以长存的原因。

  建立幸福媒体指数,此其时也!其中所包含的许多指标,则需要社会的共识,及你我的参与。(李学文)

本文转载于香港马会资料,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上一条:港媒 恐袭一再发生的欧洲还安全吗?

下一个:台媒:经济复苏美元走强 对日本负利率政策不必大惊小怪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