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失常男孩的五年失踪生活 网友称“臭味相投”(图)

来源: 添加时间:18/01/10

精神失常男孩的五年失踪生活 网友称“臭味相投”(图)

失踪五年的阿忠(左二)终于跟家人在一起

精神失常男孩的五年失踪生活 网友称“臭味相投”(图)

国际传真

精神失常男孩的五年失踪生活 网友称“臭味相投”(图)

公益眼

    2008年8月,患有精神疾病的男孩阿忠失踪了,家人随后进行了疯狂的寻找。每次遇见路边的乞丐,姐姐阿容都会悄悄地多看几眼,希望那个就是她的二弟。

    2013年8月,住在佛山南海狮山镇的阿容在救助站见到了弟弟阿忠的照片,她的眼泪止不住流下,与满脸都是深深皱纹的父亲紧紧抱在一起。

    5年来,这个外来工家庭与失踪的阿忠同处一座城市,但因救助站在当地民政局查不到这个家庭的户口信息,他们差点无法认回阿忠。

    这些年,阿忠有了新的名字叫“助拾”,主要在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生活,被照顾得很好,并且在负责医院食堂的卫生事务。医院里,还有300多个同样姓“助”的流浪者,他们大多患有精神疾病。

    相聚后阿忠没开口讲过话

    15日,阿容正打算去上班,却接到母亲打来电话:“狮山民政局打电话来通知说二弟找到了!”母亲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说,催着阿容赶紧到救助站去认领。阿容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与父亲和三弟会合,坐车去救助站。

    来到救助站,副站长龚标拿出了阿忠的照片。“真的是弟弟,没错,找得好辛苦,没想到在这里!”阿容说,这是老天的安排,因为缘分还未尽。

    原来,阿忠失踪后,在外面流浪,随后就被派出所送到了救助站,由于找不到家人又患有精神疾病,救助站又将阿忠送入了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最近,阿忠因患有肺结核,被转到了第四人民医院治疗。

    1.7米多的个子,短短的平寸头,年轻、白净,24岁的阿忠看上去不太像一个失踪5年的精神病患者。他在病床上一边打着点滴,一边玩着手机,不时露出微笑,一脸倦容的父亲坐在旁边。阿忠的姐姐阿容和三弟也坐在病房里,静静守护着这个失而复得的亲人。但阿忠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相认之后两天,阿忠没有开口对家人说一句话。

    5年前失踪成全家禁忌话题

    十多年前,阿容一家从广西来到佛山,由于没有本地户籍,姐弟三人上学择校费高,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父亲身上,父亲是一个装修工人,常常不在家。阿忠7岁来到佛山,性格一直都比较内向,由于是外地人,阿忠在学校常常被同学欺负。阿容说,有时候弟弟回来告诉父亲,自己被同学打,但是当时忙于生计,父母并没有花太多心思在弟弟身上。

    弟弟进入初中后,性格慢慢变得孤僻,到了初二,基本都不说话了。后来,家人发现,阿忠出现了自残的情况,之后,甚至出现剪电线、殴打家人的情况,因此就停学了。

    2008年8月的一天,阿忠像平常一样白天出门去了,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家人都以为他会像平常一样,晚上回家。这一次,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阿忠失踪后,家人进行了疯狂的寻找。阿容和三弟甚至还到互联网上发帖寻人,每当走在路上看到乞讨人员,阿容就会偷偷瞄几眼,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弟弟。

    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找到,阿忠便成了家人不愿提起的痛。“特别是过年的时候,看着亲友团聚,全家人心里特别难受。”阿容说。

    于是,与阿忠有关的一切都成了家里的禁忌。妈妈把他的衣服等物件全部都藏了起来。“我妈妈是不能见到那些东西的,一见到她就会哭。”阿容说。

    “我经常会梦见他,在梦里,他在我的背上,但就是不说话。”说到儿子,阿忠的父亲顿时眼圈发红,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医院里的“助”姓大家庭

    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301号病房,墙壁洁白,房间两边分别整齐地放着四张床。中午的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显得空旷而明亮。这里的66号床,是阿忠曾经的“家”。

    在百家姓里并无“助”姓,但在佛山市救助站的档案室里,有300多个姓“助”的人。他们最开始都叫“无名氏”,住院后,会拥有自己的名字,助佛平、助新疆、助清远……他们以“助”为姓,以被发现的时间或地方、最初送来的派出所名字或自己透露的家乡信息等为名。他们中的大多数因患有精神疾病或有智力障碍而无法提供身份信息,被安置在救助站,并在市三院接受治疗。

    阿忠之前就是其中的一员,叫“助拾”。2010年3月,佛山市救助管理站将“助拾”送往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他刚送过来的时候,一动也不动。”长期照料“助拾”的护士何小姐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三年前,“助拾”刚进医院时整日不说话,也不行动,整个人几乎处于呆滞状态。

    “刚开始会教他洗碗、擦桌子。”何小姐告诉记者,最初学习擦桌子的时候,她会用自己的手握住“助拾”的手,然后带着“助拾”一下一下地用抹布擦,在整个过程中,她必须一直跟着,“我的手一放开,他的手也就离开了抹布”。

    “助拾”学会洗碗擦桌子之后,他所在的精神六科做了一个决定:让“助拾”管理食堂的卫生事务。该科室的主任医师苏小姐告诉记者,他们在80多位病人之中进行了筛选,最后挑中了“助拾”。

    “刚开始的时候,他经常擦了一半就走人了,但后来渐渐变了。”何小姐依稀记得,有一天“助拾”吃完饭之后,突然主动拿来抹布开始擦桌子,这让站在旁边的何小姐十分震惊和欣喜。自从那天之后,助拾学会了主动管理食堂的卫生。每天,助拾会在病友们吃完饭离开之后,安静地擦桌子、拖地、摆放桌椅。

    救助站多次寻亲终成功

    “今年7月份的时候,因为查出肺结核,我们才将他送到第四人民医院,之前一直是在三医院进行治疗。”佛山救助站副站长龚彪告诉记者。

    送其治疗的同时,佛山市救助管理站与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合作,开始积极寻找他的亲人。

    “他一开始什么都不说,问他也不理人。”苏小姐回忆,开始几个月的时候,“助拾”低着头不说话。每到这个时候,护士就会问他想不想家,如果开口说了,就会送他回家。

    就这样过了半年,当护士再问他是否想回家时,“助拾”终于开始低着头回答:“想。”也就是这个时候,“助拾”开始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写在纸上:佛山人、有父母、家住狮山……

    拿着“助拾”所写的信息,佛山市救助站多次尝试联系其家人但一直没有成功。“我们先后给当地狮山民政局打了三次电话,对方查了户口后,一直说该地没有这样一户人家。”救助站副站长龚彪说。

    8月,当时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在上网查资料时,偶然发现了“登记人口”的相关信息,这给他们带来了启发:“‘助拾’的家人会不会不是佛山本地人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救助站第四次联系狮山民政局,这一次问的不是户口,而是登记人口信息。结果不出所料,“助拾”的家人的确住在狮山。

    接到通知、赶往医院、接走回家,这个认亲过程总共不到24小时,相认时,阿容说:“我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弟弟回家。”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赖逸秀 樊美玲

    据外媒报道,近日一名记者在个人“推特”账户上展示了一张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奥运村的公共厕所图片,图片上的两个马桶在同一个隔间里“排排坐”(下图),网友们开玩笑说这是“臭味相投”。

    记者罗森博格在索契冬奥会的奥运村拍下了这张图片,并在“推特”上称,“来看这一对男厕所里的马桶,这里是奥林匹克冬奥会中心。”随后图片迅速得到回应,网友们纷纷转发。

    照片上传后,网友们也上传了俄罗斯境内的其他“双马桶”公共厕所,包括一家法院和一家咖啡馆。

    但俄罗斯体育记者在“推特”上回应这名记者的“大惊小怪”,该体育记者表示,这种厕所在俄罗斯的足球场很常见。

    据悉,俄罗斯奥组委官方对此照片不予评论。索契冬奥会将于2月7日举行。

上一条:中国游客疑因不文明记录被美遣返 目前上市的所有转基因食品都是安全的

下一个:空调想“洗澡”得排大队 戏里戏外真实身份揭秘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