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侯墓为何埋如此多陪葬品?源于汉代厚葬之风 通过1/30的信息想象出整个扇面

来源: 添加时间:18/01/06

  11月24日电(宋宇晟)近日,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发掘持续引发关注。之所以被大家关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里出土的文物总能刷新我们的认知。从数量上来说,仅铜钱就有十吨之多;从质量上来说,雁鱼灯、椮形佩也属精品。为何古人墓葬中能有如此多的陪葬品?这其实与当时的丧葬制度有密切关系。

  汉墓总能有大发现

  《最强大脑》上周五迎来中日脑力竞技,最终中国队1:2败北,终止了继第一季以来的连胜纪录。不过比赛中,“鬼才之眼”王昱珩破解“扇面之谜”环节却赢得堪称神奇。挑战规则要求选手从极为相似的200把扇子中,通过合起来的折扇折痕来匹配相应扇面,为此给了两位选手两小时的观察时间。可王昱珩竟然放弃了观察直接看扇,结果他真的赢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通过1/30的信息想象出了整个扇面

  事实上,南昌海昏侯墓并非唯一受人关注的汉代墓葬,此前发掘的不少汉墓也都因出土了考古价值极高的文物而受人关注。

  近来总被提及、与海昏侯墓相对比的长沙马王堆汉墓就是个例子。该墓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利苍及其家属的墓葬,出土丝织品、帛书、帛画、漆器、陶器、竹简、印章、封泥、竹木器、农畜产品、中草药等遗物3000余件。此外,还出土有保存完好的女尸1具。

  此外,满城汉墓也以随葬品豪华奢侈著称。该墓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之墓,共出土金器、银器、铜器、铁器、玉器、石器、陶器、漆器、丝织品等遗物1万余件,其中包括“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等著名器物。

  不难发现,一些保存较好的汉代墓葬往往能出土大量文物,而这与当时“厚葬”之风盛行有很大关系。

11月21日上午,在南昌西汉海昏侯主椁室发掘过程中,又一盒金饼被提取出。记者从现场看到,由于金饼过重,已将盛装的漆木盒子压坏,考古人员不得不用钢板将其运至研究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21日上午,在南昌西汉海昏侯主椁室发掘过程中,又一盒金饼被提取出。记者从现场看到,由于金饼过重,已将盛装的漆木盒子压坏,考古人员不得不用钢板将其运至研究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厚葬成风的汉代

  秦王朝统治者的厚葬在历史上颇为突出,秦始皇墓即使如此。汉承秦制,其厚葬之风被认为较秦王朝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汉武帝生前营建茂陵,《汉书》载“多藏金钱财物,鸟兽鱼鳖,牛马虎豹生禽,凡百九十物”。

  即使素以“节俭”著称的汉文帝也未能例外。他生前曾称死后要“薄葬”,不以金银铜锡为饰,仅用陶瓦器皿陪葬。但到了晋代,霸陵遭掘,发现大量金银珍宝。

  汉代帝王普遍实行厚葬,据《晋书•索琳传》记载:“汉天子即位一年而为陵,天下贡献三分之,一供宗庙、一供宾客、一充山陵”。就是讲,要将每年赋税收入的三分之一作为修建皇陵的费用。这里虽然在数据上并不一定准确,但汉代的厚葬之风可见一斑。

  此外,不仅帝王厚葬,宗室勋贵也加以效仿。史书上所谓“窦氏青山”、“卫青庐山”、“霍去病祁连山”等,都是形容汉代勋戚坟冢之高大。《汉书•佞幸传》记载,哀帝宠臣董贤死,“乃复以沙画棺,四时之色,左苍龙、右白虎,上著金银日月,玉衣珠壁以棺,至尊无以加。”

  “事死如事生”与“孝”的内核

  当然,汉墓的“厚葬”并非只是在墓中填满珍宝这么简单,其大致还是遵循“事死如事生”的原则,即死者生前享受的东西都要带到墓中去。其墓葬形制的宅第化与陪葬品的生活化皆十分明显。

  拿南昌海昏侯墓来说,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曾介绍称,海昏侯墓的整个墓园占地面积约4万平方米,错落有致分布着以海昏侯墓为核心的大小9座墓葬和一座车马坑。墓园地面建筑各种要素齐全,祠堂、寝、便殿、厢房和墓园墙以及道路和排水系统等基址均清晰可辨。俨然如墓主活着之时的样子。

  此外,也有研究认为,这种“事死如事生”与汉代人对孝悌思想的推崇不无关系。

  孔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在当时的人看来,“孝”不仅表现为现世的“亲亲”、“尊尊”,而且体现在父母、长辈死后,也要一如既往地奉行孝道。《孝经》曰:“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五者备矣,然后能事亲。”

  这里,虽然孔子并不提倡厚葬,但随着汉武帝“独尊儒术”,古代儒家“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念却被充分发挥,最终成为汉代厚葬的理论依据。

11月18日,考古人员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东侧发现多件玉佩饰,其中一件玉佩饰做工极其罕见。这件7*10cm的玉佩饰不仅做工精美,上面雕刻有龙、凤等图案,栩栩如生。专家推断这件玉佩饰疑似椮形佩,这种高等级玉佩饰的发现更加反映了墓主人的身份特殊及高贵。 郭晶 摄一元 摄

11月18日,考古人员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东侧发现多件玉佩饰,其中一件玉佩饰做工极其罕见。这件7*10cm的玉佩饰不仅做工精美,上面雕刻有龙、凤等图案,栩栩如生。专家推断这件玉佩饰疑似椮形佩,这种高等级玉佩饰的发现更加反映了墓主人的身份特殊及高贵。 郭晶 摄一元 摄

  厚葬的另一面

  当然,厚葬看起来是繁荣兴盛的表现,但同时也给当时的民众带来了不小的负担。事实上,就现有文献来看,厚葬之风已远远超出了一般民众所能承受的能力。

  《后汉书•崔殐附崔[源肪图窃卮奘霞易逡蚪吡ǚ剀恪⑿薇舳闫渌校贾录乙蛋苈洌独缦础N闹谐疲癧愿缸洌饴籼镎疒\悖⒈獭T崞什呔。蚱独В贼鸱峰魑怠!?[?建宁中病卒。家徒四壁立,无以殡敛。”

  汉代桓宽在《盐铁论•散不足》也曾谈及此种风气。他称,一般黎民竞相慕效厚葬之风,“而至于发屋卖业”。

  到了东汉,朝廷已经开始下诏明确制止“厚葬”这种“奢糜”的行为。《后汉书•明帝纪》记载,明帝永平十二年就曾下诏谴责和制止“厚葬”。诏曰:“今百姓送终之制,竞为奢糜。生者无担石之储,而财力尽于坟土,伏腊无糟糠,而牲牢兼终于一奠。糜破积世之业,以供终朝之费。”

  此外,汉代的厚葬也并没有起到保护墓主的作用,反而成了汉墓屡遭盗掘的重要原因。正因此,考古界也有“汉墓十室九空”的说法。

  很多汉墓在汉代就已经被人盗掘。像前文所述的汉文帝霸陵在成书于汉代的《史记》中,就有被盗的记载,当时还发现了大量的“瘗钱”。汉武帝的茂陵也是多次被盗。在刘彻死后仅3、4年内,茂陵就已遭盗掘,当时甚至还有人在扶风(今陕西省扶风县)买得墓中所葬玉箱、玉杖二物。

  谈到具体观察扇子的细节,王昱珩解释说,每把扇子有15个扇骨和两个面,打开是个接近180度的扇面,合起来扇子的折起侧面却只有原先1/30的信息量。跟此前看羊驼的脚印10张图观察1/4画面相比,信息量少了很多。“扇面之谜”挑战中,评审挑选出了两把中国扇子,一把日本扇子。日本扇子存在1-2毫米的偏差。中国扇子的难度更大,画面存在2-3毫米偏差,这意味着可能原本出现在折起部分的信息被隐藏到凹进去的扇面上了。在这场比赛中,王昱珩采用了一贯的方法——多信息匹配的战术,“看扇骨以及边边角角,通过合起扇子的侧面信息找它的孪生兄弟——打开的扇子。合起扇子的折起处也就芝麻宽的边儿,信息量很局限。我当时观察这把合起扇子时也觉得奇怪。在架子上观察200把扇子时,我发现有一把中国扇子上有两条很浅的线出现在凹进去的面,我猜测那画的是两条桅杆,有桅杆自然画面是一条船,答案揭晓果然如此。”王昱珩凭借想象力“复原”了扇面画作,顺利找出了三把扇子的正确编号。

  扇面项目其实是脑力两大流派的对决

  王昱珩的这种能力,Dr。魏也无法解释:“在他看水那一场比赛的时候,我就说过,他的技能可能暂时没法完全解释,他两次上场都不是用记忆力,而是用观察。他的观察能力惊人,联系运用的想象力也很惊人。”而王昱珩则认为,扇面的项目上,他与日本选手原口证代表了脑力竞技的两大流派——天赋派与记忆派。天赋派即所谓的“天赋异禀”,无需刻意训练,也无需事前记忆,完全是通过异常敏锐的观察能力完成项目。如果对应在《最强大脑》的选手上,“迷宫行者”鲍jR、“听音神童”孙亦廷以及王昱珩属于这派;记忆派代表则以王锋、吴天胜为代表,他们通过大量的训练锻炼头脑的能力,也能取得异常惊人的能力。

  比较两派解决方式的不同,王昱珩介绍“记忆派”是需要赛前记忆的,比如原口证必须提前记忆两小时的扇面,然后再通过调用记忆的方式完成项目,“一旦记忆有缺失,就无法分辨扇面的细微差别了……而我不需要。”解决方式的差别也造成了两类选手能力上的差别,“记忆是有极限的,比如换作别的选手也许只能记忆几百把扇子,而我的挑战基数可以达到X,几十万把扇子都可以。”正因为能力上优势明显,王昱珩透露,自己不仅可以“辨水”、“猜扇面”,“第一季3/4以上的项目我都能玩。”他特别希望节目组安排一场特殊的比赛,“同一个项目,让不同派别的选手轮番上阵,能力不同的选手可能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这才能证明大脑的无限潜力。”

  比赛要气势 但台下很尊重老先生

  不过,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汉代厚葬之风所留下来的却是当时人生活的重要参照,也成为今天的人们认识汉代的重要依据。

  虽然为中国队赢下关键的一分,王昱珩的台风也引起了评委团以及网友们的争议,有人认为他放弃观察是不尊重对手,有人则认为他有些恃才放旷,太狂了。对此,在赛后王昱珩也做出了解释:“比赛前身体状况不太好,站到台上几乎两腿发抖,很渴很想喝水,只想赶快坐下休息,所以才说不想说话了。我没有不尊重老先生,考虑到原口证先生年纪大,行动不是很方便,需要拿着放大镜远距离观察,我就没有跑着看,也是用受伤的眼睛看的。”至于表情严肃,王昱珩解释:“真没针对啥,毕竟是场比赛,气势也要拿出来,严肃对待也是尊重嘛。”在得知原口证老先生在自己挑战结束时还不忘鞠躬致敬,王昱珩既感动又敬佩,他说起赛前二人在宾馆吃早饭时相遇,原口证先生就一直给他鞠躬,他笑称“十分纠结”:“一直在鞠躬,已经没时间吃饭了。”

  文/本报记者 祖薇

澳门百家乐网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辽宁首次发掘鞍子山积石冢 技术群体战胜了天赋个人

下一个:秀才老母病重急坐船回家 距今1.6亿年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