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影片"神女"修复版上映 中国美术家协会选举产生新一届理事会

来源: 添加时间:18/01/10

中国电影资料馆《神女》放映现场,由中国爱乐管弦乐团全程现场配乐。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27日在北京闭幕,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理事会和以刘大为为主席的主席团等领导机构。

  新一届理事会由225人组成。王明明、韦尔申、冯远、许江、许钦松、李翔、杨晓阳、吴长江、吴为山、何家英、范迪安、施大畏、黄格胜、曾成钢等当选为副主席。

  门口停着3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最时髦的箱型汽车,阮玲玉颔首低眉的大幅海报一路从大门贴到内场。4月22日,北京,中国电影资料馆,拍摄于1933年的经典影片《神女》在此上映。没有对话、又极少字幕,阮玲玉在大银幕上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让一切“尽在不言中”。但放映现场并非悄寂无声,中国爱乐管弦乐团全程现场伴奏,音乐几近完美地配合着故事情节的推进,如果刻意忽略台前的乐队,如同影片“原配”。

  作为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展映影片,《神女》由中国电影资料馆(以下简称“电影资料馆”)和英国电影学院共同修复。两场放映,1000多张单价高达180元和200元的票全部售罄,这在以学术放映为主的电影资料馆是难得的盛况。老电影修复,这项听上去隐秘而伟大的工作,也由此进入观众的视线。

  怎么修:数字转码,胶片不死

  在《神女》正式放映前,有一段修复前后的对比,观众可以明显地看到,电影画质的清晰度、明暗、色彩等均有变化。虽然看上去只是微调,但对电影修复工作者来说,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老电影是胶片电影,随着时间流逝,不可避免地出现霉变、污染、脱色、闪烁、丢帧等损伤。电影资料馆节目策划沙丹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电影修复分两种:如果保存状况尚可,就做普通的修护;如果情况不妙,就需要逐帧精致修复。就后者而言,一部90分钟的胶片电影,约有13万帧画面,一个“熟练工”一天只能修复200帧,即需要近两年时间;而电影资料馆馆藏的华语电影有两万余部,仅1949年以前的故事片就有400多部,以现有的人力物力,每年也就修复一二十部。

  时间紧,任务重,“修老的,修好的,修能修的”,就成了老电影修复排序的三要素。沙丹说:“修老的,是根据电影拍摄时间,分为待修复、亟待修复等几个等级;修好的,是考量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修能修的,是出于现实的考虑,有的胶片损伤严重,现阶段技术水平不及,只能暂时搁置。”

  “修旧如旧”是老电影修复最理想的状态,然而随着当年电影工作者的过世,今天的工作人员越来越难知道这些电影最初的模样,于是只能按照现代人的审美进行修复。为了追求更好的效果,有的经典影片一修再修也是常事,此次上映的《神女》就是今年的第二次修复版。

  电影资料馆最初着手修复工作时,主要是将胶片电影转成数字格式,这样既保护了胶片母本,也便于交流利用——现在的电影院几乎都是数字放映。国际上还有一种反向的操作——把数字电影再转成胶片保存。

  被称为“好莱坞20世纪80年代四大导演”之一的马丁·斯科塞斯,在20多年前成立了一个电影基金会修复电影。他曾说:“数字材料是脆弱的,需要规律地从一个格式迁移到下一个。说到老电影,你还得保持它们的本来面目,应该用胶片保存。”

  沙丹说:“数字电影虽然好用,但很难保证50年后还能被读取,而每一次技术升级带来的转码就又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胶片则比较稳定,就像图书馆藏的纸质书,上面的每一个图像都是实实在在的。”

  2012年4月,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首次在中国召开年会,并展映了130部“珍宝级世界动画电影”。该联合会有一个宗旨:胶片不死,勿毁它们。

  在1910年代到1930年代初,中国曾经有过20年的默片黄金时代,可惜这些胶片大部分已经遗失。因为早期电影使用的硝酸底片十分易燃,片子档期一过,往往并不精心保存,大部分都在电影院火灾时烧毁了。沙丹说:“胶片是一种‘遗产’,即便有了数字版也要好好保护,毁了就再也无法复制。”

  谁来修:国家为主,各界进入

  “支持电影修复的资金有3个来源,一是国家出资,二是企业出资,三是真正热爱电影的人成立的基金会出资。” 沙丹说。

  电影修复耗资巨大而物质回报甚少,所以主要是政府出资,中外概莫能外。2007年,“电影档案影片数字化修护工程”在电影资料馆全面启动,至今国家已拨款3.7亿元,完成了约7000部电影的数字转码和210部电影的精致修复。

  此次《神女》的修复展映与以往全靠国家不同,它引入了拿督黄纪达基金会的资金。该基金会的宗旨是“通过文化艺术创新项目建立中国与世界之间的桥梁”,这也是它第一次与电影资料馆合作。其创始人黄铃玳爵士夫人透露,以《神女》为开端,将陆续挑选15部女性题材的经典电影进行修复,并赴欧美展映。

  其实,早在2011年的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个与企业合作募集资金的国产电影修复计划就做了这方面的尝试,当时计划在3年内修复10部老电影,每部投资10万美元。

  沙丹介绍,美国、英国有一些学校开设了类似电影保护的专业,但在中国还未成体系。“电影资料馆现在的修复工作大部分是数字修复,所以人员主要来自计算机系。我们也在实践中,培养专业的胶片修复人才。意大利的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开设有电影修复课程,我们也把工作人员送到那里学习。”

  沙丹透露,电影资料馆除了自己的修复团队,还与一些民间的公司有合作。“光靠我们自己的人远远不够,外包是正常现象,有的国家还会把修复工作外包到全世界。”

  修完后:修它,更要用它

  从2011年11月起,修复完成的电影数量已能维持常规放映,于是电影资料馆在每周三开设“国片专场”,成系列地放映国产老电影,票价仅10元,不过除了资深影迷,一般观众并不多,600座的放映厅往往空了大半;而其他日子放映外国电影时,尽管票价涨至20元,还是会吸引较多的“文艺青年”。

  然而,此次放映《神女》,一部老古董的国产默片,票价不菲,竟然全部售罄,这是电影资料馆迄今为止卖的最贵的单场电影门票。放映开始前一个小时,场外就已人头攒动,热闹程度不亚于明星见面会。

  除了女主角阮玲玉的号召力,很多观众也是冲着中国爱乐管弦乐团的现场配乐来的。放映默片时,现场配乐不可或缺。据说美国在默片的黄金时代,电影业是雇佣乐队最多的行业。随着有声电影兴起,现场配乐不可避免地衰落。《神女》当年的电影配乐已经无从知晓,所以这次邀请了作曲家邹野重新谱曲。邹野说:“为了还原旧上海的声音风貌,我在配乐中引入了江南民歌和越剧、沪剧的曲调。”放映结束后,观众对现场的视听效果以掌声作出了评价。

  黄铃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现场配乐现在欧洲比较流行,它的精彩之处就是‘现场’,因为每一场都可以根据当时的时间、天气等状况不断调整,让观众有不同的感受。”她透露,《神女》的现场配乐版,不仅会在伦敦、巴黎等城市巡回放映,还将录制成音像制品,在全世界销售。

  形式上的新鲜感为老电影带来了年轻观众,也为更多“养在深闺”的影片如何重焕生机提供了思路。沙丹说:“修复老电影,一方面是为了抢救档案,但更重要的是,修它是为了用它。不应让它继续待在库房里,而应该让更多的电影观众看到,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文化传播。电影资料馆现在和国外很多机构都有合作,出版音像制品、在海外的电影节放映等手段,也都在尝试中。”

本文由百家乐官网http://www.0662fdc.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将开幕 营救出7000名犯人

下一个:《簪中录》发布 湖北百部明清至近代宗谱集体“晒出”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