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冈石窟第20窟西立佛有望恢复佛身 曾引来盗墓贼(图)

来源: 添加时间:17/02/22

  第20窟西立佛有望重现北魏时的风采,高约9米

  本报讯(记者孟苗)9月18日,记者从云冈石窟研究院获悉,世界文化遗产大同云冈石窟第20窟属云冈早期造像——“昙曜五窟”之一,由于窟顶崩塌,西立佛像原形态一直不为人知。目前,经考古专家整理研究后发现,西立佛原形态依据现有的残存石块数量,有望恢复佛身主体,重现高约9米西立佛北魏时的风采。

  宝顶前松软的新土(图中画圈处),正是盗墓贼遗留

  法制晚报讯(文并摄/记者 崔毅飞)上万村一座“隐姓埋名”的宝顶,既无墓主人身份,又非文保单位。而在学者看来,这座体量硕大的三合土宝顶,很可能归属于某位清王公大臣。为避免遗迹遭到灭失,已有市民向官方递交了《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

  就在文物部门准备展开核查之时,记者了解到,这座深藏不露的大宝顶,半年前曾引来一伙盗墓贼。

  新闻回放 无名宝顶身份成谜

  上万村属房山区青龙湖镇辖村。这座高近4米的大宝顶,孤零零地藏在一处农家院内。本报2月15日曾对此事进行过报道。

  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认为,此宝顶体量硕大、非同寻常,墓主人很可能是某位清代王公大臣。

  记者走访中,当地村民称其穆(音)家坟,却并无碑记、史料能够印证此说;克勤郡王晋祺之说,也被相关学者否定。在政府历次文物普查中,也未能将这“无名氏”登记入册。

  近日,“北京园寝遗址调查保护团队”成员马志璞向文物部门递交了《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在他看来,破解古墓之谜,应从保护遗迹开始。而与此同时,记者也证实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村民讲述 雨夜盗墓自挖自填

  早在2月初的采访中,记者便发现宝顶前的一片新土“十分可疑”,脚踩上去非常松软,好像刚刚被人挖开过。

  这片新土位置敏感,也引起了马志璞的注意。他怀疑,最近或许来过盗墓贼。但当地村民并未证实这一猜测。

  近日,记者再次来到上万村,给大宝顶的邻居唐胜家送去首次报道的报纸,碰巧遇到了唐胜的父亲。老唐告诉记者,去年夏天的一个早上,他发现后院一片狼藉,地里的蔬菜被踩得东倒西歪,杂乱的脚印径直通向宝顶,宝顶前的泥土一夜之间变得新鲜松软,像是被人松动过。

  他判断,肯定有人趁着夜幕和下雨作为掩护,悄悄潜入了小院,而低矮的篱笆墙,毫无防范作用。从脚印数量判断,绝不止一两个人,目标肯定是盗挖这座宝顶。

  但盗坑挖了多深、挖到了什么,老唐表示并不知情。

  虽然宝顶下方可能还有地宫存在。但当地村民认为,这座孤零零的大宝顶,已不知被人盗过多少次。

  最新进展 文保部门将赴现场核查

  为了避免遗迹继续遭受破坏,马志璞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填写了一份《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表格内还粘贴上了本报关于宝顶的首次报道,并于2月25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至房山区文化委员会文物科。

  据记者了解,文物科工作人员赵金波已接到这份申请表,并向上级领导汇报,近日会与马志璞联系,去上万村核查具体情况。

  根据《贯彻实施<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的指导意见》,县级以上地方文物行政部门受理文物认定申请后,原则上应在20 个工作日内作出决定并予以答复。

  如果您有关于这座古墓身世的线索,欢迎您拨打本报热线52165216提供线索。

  云冈石窟研究院书记王雁翔介绍,从去年开始,该院组织考古研究人员,对1992年窟前出土的文物进行考古整理。早在20世纪40年代,日本学者就在第20窟前进行过考古发掘,仅发现了少量西立佛的衣纹残片。大量西立佛残石是1992年云冈石窟“八五工程”窟前地面硬化前考古挖掘新发现的,当时发现大小残石130多块,这些残石都是在北魏文化层发现的,因此考古专家认为西立佛早在北魏时期就坍塌了。这些残石之后进入云冈石窟研究院文物库房保存了20多年。目前,该院考古人员在整理研究过程中发现,西立佛原形态为着通肩衣,左手上举握衣裾,右手下垂,与主佛、东立佛共同组成三世佛造像组合。依据现有的西立佛残存石块数量,虽然佛像头部缺失,但有望恢复佛身主体,重现高约9米西立佛北魏时的风采,为云冈石窟增添新的看点。

  云冈石窟的第20窟露天大佛广为世人所知,东立佛的形态也清晰可见,早已坍塌的西立佛是什么样子?因没有记载一直是一个谜。从2014年开始,云冈石窟研究院对1992年-1993年窟前出土文物进行考古整理研究,从现存痕迹和考古发掘出的坍塌的西立佛100多块大小石块看,西立佛的佛衣及手印等形状基本可以确定,这一发现,是西立佛自北魏就坍塌后其形态首次被世人所认识,对于研究西立佛和第20窟洞窟形态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佐证。

  文并摄/记者 崔毅飞

上一条:豫剧《我的娘 罕见“超级月亮”9月登台天幕

下一个:蓝黑裙推出“白金版” 欢迎书友找我借书

purebit.net 仆人鼻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